第1228章 再临风之国

灵阳部落。

师徒二人再次来到这个地方,只不过这是陈江河头次在现实之中来到灵阳部落。

与梦境中的灵阳部落大同小异。

二人并没有进入部落,而是站在远处的山头上眺望,因为部落里已经没有安凝的熟面孔,进入部落已经没有意义。

安凝父母埋在部落以东三十里的地方。

二人抵达此处,发现这座坟墓被人修葺得十分华丽,应该是因为安凝拜入天运宗才有这等待遇。

陈江河没有打扰,静静站在远处观望。

在安凝祭拜父母的时候,陈江河无意间看见那两只眼熟的蝴蝶从虚无之中飞出来,在他注视之下落在安凝的肩膀上。

安凝显然注意到了这点,而后哭得更厉害了。

一个时辰后。

安凝回到陈江河面前,眼眶分明还有些许红肿。

声音沙哑说道:“师父,我们走吧。”

陈江河望向四周,哪里还有两只蝴蝶的影子?它们就像不曾来过,以至于陈江河分不清梦境与现实。

“他们来过。”安凝默默说道。

陈江河含笑说道:“他们从不曾离去,只是换了一种守护方式。你今后需刻苦修炼,不得辜负他们的陪伴。”

“弟子明白!”

告别灵阳部落,二人前往风之国。

令安凝高兴的是风之国还在,而且疆域比之前更大,从目前看来风之国并没有外敌侵扰,日子过得十分自在。

风都——

此乃风之国的都城,风之国皇室所在,是安凝真正意义上的故乡。

二人没有惊动别的任何人,径直来到风都的皇城内,出现在紫宸殿之中。

紫宸殿乃是风皇处理日常事务的场合,陈江河出现在殿中一眼就认出来风皇与梦境中的那个人无异,风皇也觉察到有强者出现在大殿之中,下意识凝聚气势导致紫宸殿内剑拔弩张。

“祖父,是孩儿回来了。”安凝开口。

“这位是我的北冥师父,祖父莫要担心。”

安凝向双方相互介绍。

风皇得知陈江河救了自家孙女,连忙收起警惕之心连声道谢。

陈江河没有打扰祖孙团聚,风皇让人安排陈江河住在皇城的安静院落,不会被俗事打扰。

当天夜里,风皇设宴邀请陈江河。

整个宴会只有风皇、安凝以及陈江河三人,因为安凝告诉风皇她的师父不喜吵吵嚷嚷的场合。

风皇举杯向陈江河敬酒。

一是因为对方救了孙女性命,二是因为陈江河实力强横,又是天运宗的渡劫境长老,来头非同小可。

酒过三巡,风皇已有几分醉意,拉着安凝的手又是哭又是笑。

陈江河漫不经心听着风皇的叨叨絮絮,脑子里想的却是别的事情,迫不及待想要找到云千秋下落。

宴会进入尾声,殿外忽然有人求见。

起初风皇置之不理,来者声称此事十万火急,风皇只能向陈江河告罪然后准备起身召见来人,安凝想了想后说道:“祖父,想必是国内发生了大事,不妨让我们也听听是什么大事,兴许能帮上忙。”

风皇下意识看了眼陈江河。

陈江河淡淡说道:“安凝所言极是。”

“好,那就让他在我等面前汇报。”风皇召见来人。

来人身穿黑色甲胄、威风凛凛,身上更是散发出浓浓的煞气,看样子应该是返虚境界。

“陛下,逍遥王府出事了!”来人开口。

风皇皱眉,“何事?”

来人刚想继续开口,看见殿内的安凝与陈江河之后又立马闭嘴,望向风皇请示。

风皇淡淡说道:“都是自己人,直说无妨。”

“逍遥王府发现邪祟,杀死了王府上大部分人,我已派人封锁王府,还请陛下下发除魔旨意!”

这番话让陈江河眉头皱了起来。

安凝立即追问:“将军,这些邪祟从何而来?这可是风之国都城!”

黑色甲胄将军沉声说道:“属下不清楚,早几日就听闻逍遥王昏迷不醒,兴许与这件事有关。”

嗯?

陈江河与安凝对视。

界海入侵!

二人立即想一块去了。

陈江河当即说道:“带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黑色甲胄将军面露难色,风皇意识到个中还有隐情,让将军完完整整道出。

“我劝这位长老不要贸然接触逍遥王府的任何人,据我们所知王府上的所有人都已经陷入沉睡。我们当中的一部分人为了进入王府除魔,也惨遭毒手昏睡不醒,这是会传染的怪病!”

闻言。

师徒二人已经确定,邪祟就是从逍遥王梦境走出来的。

务必要尽早制止才行!

一旦蔓延开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风皇知道孙女与陈江河背靠天运宗,而且二人如此坚持,遂说道:“将军,带路。”

“请陛下三思啊!”

黑色甲胄将军极为激动,认为最好的处置方法就是把逍遥王府封锁起来,然后付之一炬。

方才一了百了。

“不可如此,如果逍遥王并非源头,杀了也是白杀。”陈江河阻止。

风皇暗自松了口气。

逍遥王可是他的亲兄弟,哪舍得下死手?

幸好陈江河及时开口,否则他可能真要把弟弟杀了。

黑色甲胄将军无奈之下只能带领三人前往逍遥王府,安凝与风皇联手将方圆千里范围封锁,避免邪气外漏。

陈江河站在王府门前,感应到了熟悉的界海气息。

“果然不出我所料,又是界海的手笔。他们真是阴魂不散,想尽一切办法入侵天幕。”陈江河喃喃自语。

一旁的安凝说道:“师父,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

陈江河不假思索道:“进去看看。”

风皇当下就急了,忙劝说陈江河三思而后行,贸然进入逍遥王府多半会被污染,反而得不偿失。

当他听见孙女也要进去,更是急得差点把胡子都拔光。

“不行不行,这样太冒险了,依我看还不如将逍遥王府一把火烧干净。”风皇改变主意,安凝语气无奈道:“祖父,您完全可以放心,我师尊没那么容易被邪气入侵。而且有他在,我也不会有事。”

风皇一咬牙,决定跟二人同进王府。

陈江河撑开护体光幕进入王府,迈过门槛的刹那风皇与安凝心底都发毛,因为光幕外有许多只长相丑陋的怪物在撞击光幕,试图撞碎光幕把所有人吞噬、杀戮。

令风皇心中稍安的是陈江河的护体光幕无比坚固,这些邪祟压根无法撼动光幕分毫。

是为最坚固的堡垒。

三人一路深入王府,路过不少邪祟试图冲击封印法阵逃离王府,以至于整个法阵都在闪烁,陈江河弹指灭杀大片邪祟,这才让疯狂的邪祟稍稍冷静,让封印法阵不至于被击破。

除此之外。

三人还看见王府上的人都陷入昏睡状态,无论怎么呼唤都无法醒来。

风皇心惊胆战,沉声说道:“这下麻烦了,嗜睡似乎是会传染的,但是这些邪祟从何而来?”

“从他们的梦境中走出。”安凝斩钉截铁说道。

“梦境?”

“是,我之前也遇到这种情况,不过当时昏睡的人只有我一个,后来才慢慢影响到其他人。但这儿是风之国都城,邪祟怎么会找到此地?”

“……”

抵达王府最深处,三人得见昏睡不醒的逍遥王——

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。

陈江河闭上眼睛感应,确定王府的污染源就是逍遥王,因为他的精神力正在发生异常波动。

“我们要怎么做,才能救他?”风皇面色担忧。

陈江河,“这个简单,逍遥王编织的梦境还没有完全加固,可通过外界干扰让他醒来,这个梦境自然而然就会破碎。”

话音落下。

他伸出食指点在逍遥王的眉心,为其注入一缕玄黄之力。

逍遥王的精神波动变得更加强烈,风皇与安凝分明看见围绕在四周的邪祟身影明显变得虚幻,说明陈江河的方法正在生效。

没一会儿后。

以逍遥王为中心,其身体向四周扩散朦胧的光芒,邪祟如同潮水般退走。

安凝没让邪祟太轻易离开,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猎杀。

半炷香过后。

整座王府恢复往日宁静,紧闭双眸的逍遥王眼皮动了动,挣扎许久之后终于睁开眼。

“你是……”逍遥王那双绿豆眼里满是疑惑。

风皇凑上前,“逍遥,你可算醒了,害得我好生担心。”

逍遥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自己经历了一场噩梦,而且还差点醒不过来。

得知发生的事情,逍遥王起初不相信,直至看见那些尸体上的齿印与撕咬痕迹之后才惊出一身冷汗,风皇又说道:“幸好你今日遇到了北冥前辈,他是天运宗的长老,还是安凝的师尊。不然……我们只能把关于逍遥王府的一切付之一炬,到那时候别说活着了,能不能留下骨灰都难说。”

逍遥王拉着陈江河的手感谢,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陈江河让他不必这么客气,安凝的事就是他的事情,没什么大不了。

“是了,我正好问你几个问题,希望你如实回答我。”陈江河说道,逍遥王哪敢有丝毫怠慢?忙表示陈江河尽管问,他保证不会隐瞒半个字,陈江河点点头之后问道:“在昏睡之前,你可曾遇到过什么怪事?”

逍遥王茫然摇头。

用他的话来说,其实就是困了才睡着,压根没想过会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。

“这就怪了……”安凝喃喃。

陈江河并没有放弃,又问:“前段时间可有去过什么秘境?又或者得到过精神类的功法?”

逍遥王再次摇头。

陈江河不由皱了皱眉,怎么会一点痕迹都没有?

“对了,如果非要说有的话,我还真觉得有个地方挺奇怪的。”逍遥王忽然开口。

风皇迫不及待追问那个地方。

逍遥王面色凝重,沉声说道:“正是东海三仙岛之一的碧波仙岛,前段时间不是碧波仙岛召开盛会么,我就跑过去看了眼,当时就觉得碧波仙岛有些古怪,影响到我的精神力。”

陈江河心想应该就跟这个有关。

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凑巧之事?

“这个碧波仙岛是什么来头?”陈江河询问。

风皇面露难色,支支吾吾没有开口。

在安凝的催促之下风皇才说道:“当初东海有三座仙岛,最为弱小的就是碧波仙岛,不过如今只剩下碧波仙岛,其余二岛已经被吞并。不凑巧的是,碧波仙岛的岛主与天运宗有些许关系。”婷阅小说网

“还有这种事?”安凝惊讶。

“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

风皇解释,“应该是在你出事之后,大概是一千多年以前。而那位岛主,则成为了天运宗的外门弟子。”

陈江河脑海里浮现出一道熟悉的影子。

莫非跟他有关?

“如果当真与碧波仙岛有关,那么麻烦就大了。”陈江河自语。

根据逍遥仙王所述,参加碧波仙岛盛会的人有数万之多,若是每个人都会陷入昏迷,并且快速传染到其他人身上,那么这些人联合起来编织的梦境将会无比可怕。

相当于为界海邪祟构建了一座稳固无比的通道。

若没有人阻止,邪祟将会成批成批登陆六重天,麻烦会接踵而至。

风皇当机立断,表示马上派人去碧波仙岛一探究竟。

陈江河摆摆手,道:“不了,我亲自去看看。风之国要做的事情是立即在全国范围内排查昏睡不醒的情况,若有邪祟出没必须立即上报,务必要将波及范围控制到最低。”

“兹事体大,容不得丝毫马虎与怠慢,还请风之国马上行动起来。我与安凝会将这件事情上报宗门,宗门也会派出长老鼎力相助。”陈江河嗅到了阴谋的气息,要把危险扼杀于萌芽阶段。

风皇应下,马上把命令分发下去。

陈江河与安凝师徒二人乘坐虚空梭飞往位于东海的碧波仙岛。

与风之国毗邻的海其实并不算大,与星辰海相比起来渺小如灰尘,二人乘坐虚空梭没一会儿就抵达碧波仙岛上空,碧波仙岛的情形让陈江河心中一沉,这儿简直就是人间炼狱。

与逍遥王府的集体昏迷不同,碧波仙岛血腥气重天。

陈江河踏上碧波仙岛的土地,安凝惊呼道:“碧波仙岛的弟子们怎么都死了?看样子已经死去十来天,不过血气并未干涸。是谁胆子这么大,把整座碧波仙岛都屠了!”

起初二人以为是碧波仙岛的岛主所为,结果抵达岛中央的大片建筑时,二人发现碧波仙岛的岛主已经死去多日。

“被人一击毙命,脑子与神魂被同时震碎,死的时候恐怕还没反应过来。”陈江河查验尸体后得出结论,安凝大吃一惊:“怎么会?碧波仙岛岛主乃是渡劫期修为,什么人能够把他一击毙命?”

陈江河心中已有猜测。

“很有可能是那个人!”

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无尽的昏迷过后,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,请下载

推荐阅读:

隐婚99天,总裁好眼光! 斗罗之萧炎传奇 开局无敌,徒弟都是大反派 重回1998 带着美女去修仙 无敌传菜员 射雕之杨康列传 这个末世不太萌 洪荒之九头狮子 乡村风流小野医 冷情总裁宠入骨 隐婚闪爱:娇妻满分宠 你发疯,我添堵,创哭全网成团宠 冲喜夜,替嫁医妃把王爷毒醒了 和失忆男主成亲后 异界女神路 穿越八零之小女有空间 撒旦总裁惹不起 灵守乾坤 末世之第N次重生 明星氪金时代 娇妻难宠,黎先生请接招 我的青铜箱里,竟然有个大秦帝国 帝姬楚玥 幸得回首君犹在 罪青春 绝美冥王夫 第一豪宠:尊少惯妻成瘾 农门茶酒香:娇俏娘子撩汉忙 盛宠军婚:首长,请矜持 灌篮之我穿装备了 鬼盗墓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