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五章 万古帝王的底牌

第704章 万古帝王的底牌

“禁忌之术:剑陨!”

骨骼断裂,口吐鲜血,可苏小凡在这一瞬间却硬生生抗住了!

在这一道犹如汪洋一般的逆天威压前,苏小凡嘶吼了一声,强行再度抬起了手中的那一把断剑!

龙撵面前,苏小凡犹如蚍蜉撼树!

但是苏小凡在这一刻,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坚定。

剑起,剑落!

苏小凡手中的那一把断剑嘶鸣,剑身之上,那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帝道纹路,也在这一刻惊世苏醒。

苏小凡手握断剑落下,刹那之间,苏小凡身上的气息,就犹如汪洋威压之中的礁石,苏小凡居然硬生生的顶住了。

“轰隆隆!”

剑再度落下,这一剑,苏小凡强行砍在了龙撵的后侧!

龙撵一共有十六个阴兵抬起,前后各自八个,这一剑斩落之后,龙撵后侧的抬棍和绳索,直接纷纷断裂。

那龙撵也不知道已经存在多少年了。

苏小凡这一剑斩断后方,有一股苍老,沉重,甚至悲壮的气息,直接朝着四面八方再度疯狂汹涌。

“嘭!”

龙撵后方断裂,原本被抬起的龙撵直接失衡,龙撵重重的摔落在了地面之上,地面龟裂,龙撵震荡。

“咳!”

苏小凡这一剑斩落之后,整个人的身体,也是再度巨震。

苏小凡咳血!

在龙撵巨大的威压面前,几乎每站立一秒,对于苏小凡来说,都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巨大伤害。

苏小凡甚至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随时都能被这一道无上逆天的威压,强行恐怖撕裂!

“那个废物,他居然真的动手了?”

“他居然强行朝着那龙撵,斩落了两剑,他是怎么敢朝着那龙撵动手的,那恐怖强大的威压,正常修士,应该都不敢起身吧?”

黑暗帝国的方向,有一个中年人此时看着眼前这一幕,他整个人都愣了一下。

他看着苏小凡,身体都有一种僵硬的感觉,他在擂台战之后甚至都还没有完全将苏小凡放在眼里,毕竟,擂台上战斗再恐怖,那也仅仅只是巫皇级别的战斗。

而他真正的战力,已经到了巫神三阶。

他看那一场战斗,就像是几个强大一些的孩子在拼杀,就算是再精彩和惨烈,他感觉都还在控制的范围之内。

可现在,他见苏小凡以逆天的速度,疯狂的掌控了一部分那穿着红色绣花鞋女人的战力,然后,又逆天斩龙撵,他真的感觉到了一抹惊悚。

苏小凡现在的战力,其实距离他的战力,已经很近了。

苏小凡,实在是成长的太快了,这种人,或者拉拢,或者,就要让他永远离不开这里。

“二叔,他很强吗?”

“他只不过是被那个女人,强行灌入了一些能量,然后连续斩落了两剑而已,这种级别的挥落,但凡是正常一些的修士,都可以做到吧?”

黑暗帝国皇室的一个年轻人,在此时则有些不解。

他看着苏小凡强行出手,他并不感觉,苏小凡这两剑落下,有很强大的威势,他已经步入了半步巫神境界。

在他看来,如果是他,他应该能更狠辣的斩出这两道,甚至,他能动用更为强悍恐怖的禁术斩落。

“你面对你爷爷的时候,你敢出手吗?”

黑暗帝国的那个中年人,看着前方忽然之间开口,然后,他又说了一句:“我说的是,威压全部爆发的你爷爷。”

“我爷爷,我为什么不敢……”黑暗帝国的那个青年几乎下意识开口,可是,不等他话说完,他似乎就想起了什么,他的身体不由僵了一下。

他爷爷是巫神七阶!

这种级别的无上巨头,无论是在什么地方,都足以成为一方无上巨擘。

他曾经和他爷爷对峙过,不过,那是他爷爷在教授他战斗和修行。

他那个时候,并未感觉到太大压力。

不过,他脑海里却也浮现出了,当初他爷爷在妖兽森林之中,真正爆发全部实力的那一次场景。

那个时候,几乎方圆数万步,无数低等妖兽在他爷爷的那一股威压之下,全部跪地无法动弹,空气都像是凝结了一般。

他也是在那个时候,感觉到了他爷爷身上真正逆天无上的威压,他都感觉自己身上恐怖瘫软,他甚至都没有敢去直视自己爷爷一眼。

他那个时候感觉,就算眼前的是爷爷,他多看一眼,都会因为冒犯而死。

他当时双腿一软,都跪了下去!

七个大境界,仅仅只是威压,都有可能将人直接灭杀!

“他现在面对的那种无上威势,是比你爷爷更恐怖的。”

“他面对的,是一尊曾经真正的无上帝王的尸体,在这种级别的存在面前,你觉得,你还敢出手么?”

“他身上的战力和真正的威压,或许都被那五个逆天诡异的东西给牵制住了,但是,仅仅只是那一种身份上的威势,你敢出剑么?”

黑暗帝国的那个中年人,一字一句开口。

他很强,他就是因为很强,他才看懂了更多的东西,然后,震撼!

“这个年轻人,他信念这么坚定么?”

“在帝王面前挥剑,他究竟有多大的勇气和狠辣决心?他,怎么抬起手中的剑的?”

在帝国第一书院的方向,副院长此时看着苏小凡,他的眼神之中居然都流露出了一抹吃惊,他看着苏小凡,他的声音都在波动。

“第一剑斩断阵纹和符文,第二剑斩断龙撵后方,他还敢斩落第三剑么?”

帝国教廷的红衣大主教,此时看着眼前这一幕,他口中也说了一句。

他声音有些冰冷,但是,他身边的人此时也听懂了他语气之中,流露出的一抹凝重!

“两剑,真的值得吃惊么?”

帝国教廷的一尊强大青年,此时眉头皱了一下,他似乎也没有看懂,为什么连红衣大主教的语气,在此时都变得有些凝重。

“以血注剑,一剑斩神!”

“吼!”

龙撵之前,苏小凡身上的气息一爆再爆,苏小凡身上的血液也疯狂溅落,可苏小凡非但在这一刻没有后退,反而硬生生的又朝着前方走了一步。

随着他向前走的态势,空气中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纵向的波动,是苏小凡与龙辇之间,力量相互压榨,产生的对抗波。不但如此,苏小凡一脚踏落,赫然出现了一个脚印,并且,地面上出现了一块块皲裂,蜘蛛网一般,朝着四面八方开裂。

“啊!”

随后,随着一声痛苦的嘶吼,苏小凡又一剑直接朝着前方,疯狂斩落了下去。

“咔嚓嚓!”

在强大的威势面前,苏小凡身上的骨骼立刻就再度出现了一些恐怖的断裂痕迹,可苏小凡面无表情,苏小凡这一剑更为强大。

苏小凡身上沁出的鲜血,都犹如溪流一般,朝着断剑之中不断疯狂灌入。

断剑颤动!

它疯狂地吸取苏小凡的血液,剑身轰鸣!

那断剑的帝道法则之中,都隐约之间出现了一抹血红。

苏小凡冰冷冷的一剑再度朝着前方斩落!

“你,死!”

“嗡!”

而也就在苏小凡第三剑斩落之时,龙撵之上那一具尸体像是真正震怒了。

他震怒大吼,他的手指在这一刻,居然硬生生的颤动了一下,他手指之上,一道无形的力量,直接朝着苏小凡弹落了下去!

一块能量球,疯狂穿过各类剑气,砂石,波动,所构成的天罗地网,瞄准苏小凡,就发射了过去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“咔嚓!”

第三剑斩落,龙撵前方一沉,前方的连接处,木屑和绳索爆裂纷飞!

龙撵与前方的八名阴兵,也直接失去了联系,整个龙撵在这一刻,也终于完全落在了地面之上。

地面震动,玄都在此时都像是恐怖震荡了一下!

苏小凡逆天,真正斩断了龙撵前后与阴兵之间的联系!

不过!

也就是在这一击之中,苏小凡的身体也如同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,直接倒飞了出去!

人在空中,苏小凡身上骨骼断裂的声音,就直接纷纷朝着四面八方恐怖传开,苏小凡口中的鲜血,也直接恐怖溅落!

苏小凡的胸口处,都出现了一道一尺长的恐怖裂纹!

“死了?”

有年青一代,此时看着苏小凡这倒飞的场景,忍不住开口。

“少爷!”

薇薇·艾索卡看着眼前这一幕,她身体都感觉到有一些冰寒,这一路走来,尽管时间很短,可是微微·艾索卡已经彻底认可了,这个罗兰家族遗落在外的血脉。

她甚至已经将苏小凡,当成真正的少爷。

“少爷,这种级别的战斗,根本就不是你能参与的,跑啊,现在离开,或许还有一线生机!活着才是最重要的!”

“有军主在,这里的人,想要真正当众杀你,他们也需要考虑一下我们罗兰家族,同不同意!”

“他们贪图的,无非是你身上的东西!东西可以给他们,保住命,才是最重要的,以您的天赋和能力,只要到了北境,无论现在丢了什么,到时候都还会再有的!”

薇薇·艾索卡在震撼之中,也强迫让自己保持了绝对的冷静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她在苏小凡倒飞的时候,猛地大吼,她在这一刻,像是彻底想清楚了很多东西。

比如,苏小凡身上那一件件宝物和底蕴,比如大帝心脏古棺,比如七子金莲等等,这些都是身外之物。

哪怕那些东西,可以让一个普通人逆天改命,可是,如果在这个时候,连命都没有了,那么,再要这些东西,还有什么用?

活着!

但凡苏小凡能活下来,但凡苏小凡能到达北境,在她看来,在军主的帮助下,以苏小凡现在表现出的东西,一百年内,苏小凡绝对能成长为一方巨头!

“你居然能看透这一点吗?你还真是让我感觉到有些意外。”

霍尔德目光原本是在看着苏小凡,不过,在薇薇·艾索卡喊出这几句话之后,他则是有些意外的,朝着薇薇·艾索卡多看了一眼。

薇薇·艾索卡的话,似乎触动了他内心最隐秘痛苦的地方,霍尔德敛目,突然想起一些以前的事。

随后,他忽然低声开口道:“如果当年我有你的觉悟,或许,我现在还在云端。”

“决断性,这么强吗?”

“这个废物,他应该和这五个东西,也都不熟,甚至都没有见过,但是,他仅仅只是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,就决定了自己的选择?

并且!

为了这个选择,他居然还直接毫不动摇的,直接就选择了拼命?

具有立刻决定的果断品质,判断形势的毒辣眼光,以及做出了决定,就再也不会后悔,万死不辞的坚定意志。

这个废物,还真是有些意思,我,小看了他吗?

穷奇死在他的手里,或许不仅仅只是它大意了,这个年轻人,他真正的实力和意念,也是非常强大的么?

人类年轻一代,这个时代,居然也出现了这种人?”

在妖族方向,有一尊老者妖族,此时看着苏小凡出手,它的眸子也在疯狂闪烁!

它在此时,也看出了很多东西!

“立刻朝着一个传送阵靠近!”

“我们真的都有可能会死,我们之前的推演,或许都有一些问题,它们六个诡异恐怖的存在,都在疯狂算计,疯狂搅乱天机!

我们不能在这里长时间停留,如果有必要的话,我们必须要在第一时间离开这里。

它们之中,无论是谁成为了禁忌之主,它们都不得不按照禁忌规则最本质的规则,去吞噬整个领域之中,所有的活物。

那个时候,它们是没有理智的。

它们抢夺的传国玉玺,从某种意义上,就是这无上逆天古老的禁区的控制权,也就是,禁忌之主之位!

并且!

这里原本就是万古帝国玄奥帝国的帝都。

这个地方一旦真正彻底演化成了禁忌区域,那么,这里的禁忌之主,从本质上来说,它将会比其他禁忌区域的禁忌之主,有更强的控制权。

这,是一个皇朝禁区!

皇朝禁区与普通禁区之间的区别,不但在于地理位置,盘踞在天灵地杰的地方,并且,人们的气,是朝着皇朝来的。

而且,皇朝是历代皇族,居住,仓储的地方,有多少高级法宝,不可胜数,如果成为了万古帝国玄奥帝国的禁忌之主,相当于有了一个皇族历代累积的支持。

我现在也想明白了,为什么外界的很多禁忌鬼物,它们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,疯狂的朝这个地方汇聚。

它们不仅仅只是因为,这里要成为禁忌区域。

它们还本能的,对这里产生了一种归属感。

就比如,原本其他国家的流民,忽然遇到一个新的帝国崛起,在这个时候,如果在帝国刚刚要建立的时候,加入这个帝国,那么,就能获得帝国国民的身份。

这种身份和帝国的庇护,会给人一种稳定和安全的感觉。

人会如此,禁忌鬼物,或许也有类似的感觉?”

妖族最深处,另外一个老者在此时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它看着前方的战斗,它更为清醒!

它在这一刻,居然第一时间,想到了要以最快的速度,离开这里!

同时!

它扫视四周,它总感觉,这里极有可能还隐藏着,它们不知道的诡异和危险!

一个真正的禁区,是连禁忌之主,都无法真正完全掌控,甚至是了解的地方,一些禁忌区域和诡异的禁忌鬼物,是完全超出所有东西掌控的。

就像是,它在进城的时候,看到的那几个沙土人!

它感觉,那几个沙土人的气息,甚至都与这座城格格不入,那几个沙土人,极有可能是一种来自城外的禁忌鬼物。

那沙土人,在城中生活的时间,也极有可能有上百万年了!

“噗通!”

三剑斩落,各方顶级势力震惊,思索,推演!

苏小凡的身体,在那一指之下,也狠狠的摔落在了地面之上,苏小凡再度吐血,身上的骨骼,在此时也不知道断裂了多少!

地面之上,苏小凡身边,都形成了一个血洼。

“这个年轻人,倒是还有点意思。”

前方,那六个无上逆天恐怖诡异的存在之中,那个叫豺兽的存在,此时目光则不由也朝着苏小凡的方向,看了一眼。

它刚开始,并没有在意苏小凡。

它甚至对穿着绣花鞋的那女人的计划,也嗤之以鼻。

毕竟,苏小凡实在是太弱了,哪怕龙撵上的那一代帝王一动不动,苏小凡也未必敢真正抬剑斩落。

而现在,苏小凡这逆天一刀剑斩落,则完全有些超乎了它的想象。

苏小凡一个蝼蚁,它都不知道,苏小凡哪里来的勇气!

“那个人选中的人,真的这么有潜力么?”

“他,或许真的有可能,能给青铜仙殿带过去那东西么?”

那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女人,在此时一边恐怖抗衡着龙撵上那尸体逆天爆发出的那一道剑,一边眼睛也在看着苏小凡。

她忽然感觉,自己无意之间下的这一步棋,或许真的有可能会破局。

她之前,也并未真正将希望,寄托在苏小凡的身上。

实力差距太大!

她只是想,让苏小凡干扰一下,龙撵上的那个尸体。

毕竟!

龙撵上的那一具尸体,其强悍的程度,已经超出了所有人,包括她的推演和猜测,整个局势,都已经极度恶化。

一旦龙撵上的那个人,真正彻底苏醒,那么,她们的行动就算是彻底失败了。

她或许不会死,但是会重创。

甚至,一旦龙撵上的这个人,真正成为禁忌之主,以后,她都有可能,会成为这人猎杀的一个目标。

那个时候,真的很麻烦!

同时,她目光扫视此时的玄都,她很清楚,此时的玄都,反而是最安全的时候!

玄都深处和整个万古区域,谁也不知道,究竟都隐藏了怎样逆天恐怖的诡异存在!

仅仅只是城外的,那些密密麻麻的禁忌鬼物,都蕴含着无尽未知!

“百手鬼棺,他不能死。”

“不然的话,你所有的谋划,也将落空,你现在或许可以给他一丝本源,如果他真的砍出十二剑,那么,或许我们真的能逆天改命。”

那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女人,忽然之间开口。

她开始劝说百手鬼棺,此时,帮助苏小凡,是最有可能胜利的选择。

百手鬼棺沉默,它的一只只手,还在疯狂的抗住那社稷柱!

它承担的东西,才是最为恐怖的。

那社稷柱,才是龙撵真正的逆天底牌之一,那可是前朝真正的无上逆天底蕴!就连百手鬼棺这种逆天诡异的东西,此时也只能勉强抗衡!

“黑线!”

“你,不要反抗。”

忽然!

苏小凡在摔落在地上的瞬间,有一道声音,在自己耳边响起。

这声音,冷漠,干涩,犹如一个诡异的机器人。

随着这一道声音响起,苏小凡感觉到,有一道惊世恐怖的丝线,幽然之间,朝着自己骨骼之中,快速融汇了过去。

那丝线在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,直接一分为二,一左一右直接在自己的骨骼和血肉之中,恐怖穿行。

就像是一根缝线,将自己破碎的血肉与骨骼,一块一块地缝合在一起。

那黑线所过之处,原本碎裂,几乎已经快要散架的骨骼和血肉,也都纷纷恐怖愈合!

苏小凡原本想直接挤压一丝七子金莲,进行疗伤的动作,也微微停顿了一下!

“是百手鬼棺的气息?”

苏小凡刚刚落地,在感受到有一道丝线进入自己身体的时候,苏小凡还下意识,想要拼命爆发反抗。

但是!

苏小凡在感觉出,那一道气息是在帮自己修复身体之后,苏小凡的动作,终究还是微微停顿了一下。

苏小凡在那一瞬间,甚至想要直接动用自己身体里的那几件逆天恐怖的东西,强行镇压这一道黑线,然后,用天道之手进行献祭融合。

毕竟!

对于这种外来的东西,哪怕它对自己没有恶意,苏小凡依旧是保持着绝对的警惕!

苏小凡对于自己不能控制的东西,往往保持着一种最大程度的警惕。

不过!

这个念头在刚刚闪过之后,就再度被苏小凡压了下去。

现在,还不是最好时机。

这个时候,如果强行动用天道之手融合,切断黑线与百手鬼棺的联系,有可能会引发百手鬼棺的警惕。

同时,这黑线现在只是在修复自己的身体,它并未触及自己的神魂深处,以及自己丹田深处,尤其是天元珠之中的东西!

它,并未触及到自己的秘密!

“苏小凡,你时间不多了。”

“你或许会猜测,我们应该还有其他的手段,我们确实有,但是,那是我们最后的手段,一旦施展,所有的一切都将不可控。

那个时候,你必死!

我们死亡的概率,也将会超过百分之四十。

龙撵上这个男人,成功的概率,将会超过百分之六十,我想,你应该不想拼概率。”

那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女人,此时则再度快速开口。

“鬼婴碎片给我,你们两个身上,所有的鬼婴碎片。”

苏小凡身上恐怖的伤势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,苏小凡身上的气息,也开始恢复。

但是,苏小凡起身,沉默的再度拿起了那一把断剑,苏小凡却并未直接朝着那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女人看去。

苏小凡反而是,直接看向了豺兽与鬼妪!

“你这个废物,你在说什么?”

“你居然想要鬼婴碎片?你要鬼婴碎片有什么用?你这个废物,你是想找死吗?鬼婴碎片这种级别的东西,也是你一个废物,能轻易染指的吗?”

豺兽身上气息骤然狂暴!

它看着苏小凡,它整个人的气息,都恐怖震颤了一下!

它身上一股恐怖的杀机,也在这一刻幽然之间乍现,它似乎在这刹那之间,想要将苏小凡直接灭杀!

它似乎有些没有看懂,区区一个废物,哪里有什么勇气,敢和它这么说话。

“我说过的话,不想讲第二遍。”

豺兽震怒,它身上惊世威压汹涌,但是苏小凡面对豺兽,语气在这一刻,也变得极为平静。

苏小凡身上伤口和骨骼的愈合,在这极短的时间内,也已经完成了大半,苏小凡整个人,在这一刻,也变得更为冷静。

同时,这种瞬间疯狂的愈合,以及刚刚掌控了一些巫神二阶的能量和法则,都还让苏小凡感觉到,有一种极度的疼痛感。

不过这种疼痛感,有负伤愈合的感觉,也有,自己实力晋升又痛又爽的疼痛感。

苏小凡的脸色,还在恐怖苍白着!

“你居然敢用这种语气给我说话,你是在找死吗?”

豺兽震怒!

它身上威压汹涌,它看着苏小凡,眼神之中竟都爆发出了一道恐怖杀机!

“苏小凡那个废物,他在干什么?”

“他居然像是在惊怒豺兽,他是真不想活了吗?他已经在与龙撵上的帝王尸体,拼命搏杀,这个时候,他再得罪豺兽,他真的不怕死吗?”

“他疯了吧,他区区一个废物,他要鬼婴碎片干什么?他难道也想融合鬼婴?他是在做梦吗?连鬼妪和豺兽都没有能真正吞噬融合,他想要?”

各大顶级势力,此时很多人看着苏小凡,他们几乎都感觉,像是在看一个怪物!

有人甚至感觉,苏小凡的脑子,真的是出现了毛病!

在这种紧急关头,苏小凡不是赶紧保住自己的小命,赶紧乖乖听话,和诡异存在一起战斗,而是,挑衅性地,对鬼妪和豺兽,提出要求,甚至是觊觎鬼妪和豺兽手中的宝物!

他究竟有没有一点智商?

“报告,家主!”

“我们已经探索了十二个巷子,我们死亡人数,九个人,城中除了我们推演出的安全路线,其他路线上,几乎都有禁忌鬼物和未知的禁忌东西出现。

我们遇到的北侧一个巷子的尽头的东西,最为恐怖。

主道最北侧的一个巷子的尽头,是一个湖。

那湖面之上,漂浮了很多诡异的尸体,但凡是靠近,神智就像是会被控制,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,朝着那湖中走去,然后,成为那湖中的尸体。

我们的人,已经不支持我们,继续对这座城的探索!

这座城,比我们最初推演和想象的,更为恐怖!”

在玄都右侧的一座塔楼之上,此时有二十几道身影,站在一处露台之上,正在看着前方的恐怖一战!

这二十几道身影,身上的气息也都极为强大!

他们赫然是卡特帝国,蒙恬家族的人!

他们在城外的时候,最初是被迫压在了苏小凡身上,他们一路有惊无险,最后一注又疯狂的都压在了苏小凡身上,他们家族几乎算是各大顶级势力之中,损失最小的一个之一。

在进城之前,近乎零伤亡。

他们同时也是卡特帝国,最为古老神秘的一个顶级巅峰世家之一!

他们这一次的带队人,赫然是蒙恬家族的真正家主。

卡军·蒙恬!

他们在进城之后,也在第一时间采取了行动!

他们想在第一时间,真正弄清这里所有的结构和秘密!

他们想要知道,这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东西!

“损失这么大么?”

“十二个人,损失了九个,几乎每一个巷子探索,都要死亡一个精锐?这座玄都,真的已经苏醒了?它,已经演化到了万古真正禁区的边缘?”

塔楼露台之上,有一个蒙恬家族的老者,忽然之间开口。

“鬼湖!”

“那个传说之中的东西,也在这里么?家主,我们不能再等了,我们必须要在第一时间,离开这里!”

“这里的空间已经被彻底锁死,但是,如果强行动用传送阵,然后,再动用我们真正的底牌,我们大概是有一半的概率,是能真正活着离开这里的。”

蒙恬家族的后方,有一个佝偻老者,此时眼神也恐怖波动了一下。

他那内敛的眼神,在刚刚听到那湖的介绍时,都恐怖波动了一下,他似乎对城中那巷子尽头的那一片湖水,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。

他仿佛,对那片湖,有着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。

“二长老,你说的那个鬼湖,是中古时期,曾经一夜灭杀西北三城的那一座湖吗?也就是,卷走天渊宗,大地尸体的那一个湖?”

蒙恬家族最前方,有一个穿着家主衣服,身上带着一股不怒自威气势的中年人,此时则猛地转头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快速开口。

他像是想到了一些什么,他的眼神之中,居然也流露出了一抹恐怖波动!

“没错,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,应该就是那一座湖!”

“另外,我在进城的时候,也观察了,城墙上至少有两队达到千人的阴兵在巡逻,这些阴兵,根本就不受任何人控制。

甚至,根本都不受龙撵上的那个人控制。

我怀疑,这些阴兵与当年大河口,阴兵过栈的那些阴兵之间,有一些联系。

它们出现在这里,仅仅只是有可能,这里要化为万古禁区了!

这些阴兵有可能,随时都会失控,亦或者按照自己的规则去行动!

还有,你们有没有观察到龙撵上的那个帝王尸体?

给它抬撵的八个阴兵,在苏小凡斩断龙撵的时候,他们都没有任何动静,你们就不感觉奇怪么?

根据我猜测,龙撵上的那一尊帝王,现在也是在按照万古禁区的一些规则在谋划和布局。

在它成为禁忌之主前,它现在对整个城中的禁忌鬼物的控制,几乎也是零。

它真正的灭杀手段,现在其实都是真正人类的手段,哪怕,它的手段极度诡异和强大,但是依旧还是没有脱离人的范围!

另外,参与战斗的那五个强大诡异的存在,包括那帝王尸体,都是有自己的意识的。

有自己的意识,也就代表着能杀死,他们还是人的范围!”

“他们逆天疯狂争夺传国玉玺,我们现在活着进入鬼城,我们的目的是什么?我们刚进城的时候,或许还想着,冒着这么大的风险,进城之后,我们或许应该期待侥幸有一些机遇。

毕竟,这是万古之前的玄奥帝国帝都。

一座帝国的帝都,底蕴仅仅只是想一下,都足以让人疯狂。

我们甚至忘记了,之前擂台赛给我们带来的窒息一般的恐惧,那种冰冷冷的灭杀死亡!

你们不感觉,我们忘得太快了么?

这里,根本就是失控的。

我们在这里,比在一些真正的死亡禁区之中,更加危险。

我们现在,真正要做的,其实已经不是再去谋划什么东西,我们真正要做的,是活着离开这里!

有命,才有一切!

我们原本就是无意之间被卷入这里的,我们能安然的活到现在,还保持着现在这个队伍,并不是因为我们实力有多强,而是因为我们足够幸运。

你们现在可以想一下,如果不是我们最初一直被迫绑定苏小凡,你们会下注苏小凡?

我们的人,或许早已经死亡绝大半了!

现在,我们应该保持绝对的清醒,我们应该选择,在第一时间离开!

这里,真的比我们想象之中的,更加诡异和恐怖!

那六个已经出现的,疯狂战斗抢夺禁忌之主的无上逆天存在,还不是这座城之中,真正最恐怖的东西!”

蒙恬家族最后方,那个老者深吸了一口气,他一字一句开口。

他在这一刻,像是保持住了极度的冷静!

他开口,原本还有些躁动,心中有各种想法的蒙恬家族的很多人,身体都不由慢慢紧绷了起来。

被那个老者一提醒,像是一盆冷水泼在头上。

他们之中的很多人,也开始快速冷静。

就连蒙恬家族的家主,此时整个人,也在快速冷静。

他们都是蒙恬家族的精锐,在一个真正冷静下来的人,快速以最冷静的方式分析之后,他们是能听懂的。

“只是,我们就这么走了,终究还是有些不甘心!”

“家主,二长老大人,要不你们先走,我留下一支五人小队,我想拼一下!富贵险中求,或许对你们来说,这里几乎是一个处处是无尽死亡的恐怖禁区,但是,我想火中取栗,逆天拼一次!”

不过!

在一片冷静的蒙恬家族之中,有一个身上气息锋芒毕露的青年,此时则忽然往前走了一步!

他眸子闪烁,他像是在疯狂谋划着什么!

于此同时,其他各大顶级势力之中,有很多也在快速讨论和推演,每个顶级势力,在这一刻,几乎都在疯狂选择!

有一两个顶级势力的人,在第一时间,已经朝着传送阵的方向,靠近了过去!

“给他!”

同一时间,鬼妪身上的气息则猛地狂暴,她身上一道极度冰寒的气息闪过,她直接朝着豺兽爆喝!

“真给他?”

“鬼妪,你难道也看好这个废物?我们现在,或许还能拼命一搏的,我们现在,还没有到把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一个废物身上的地步!”

“我并不相信,他真的能逆天破局!你难道也感觉,让一个人类去逆天破局,比我们拼命动用最后的手段去破局,获胜的概率更大么?”

豺兽身上气息更加恐怖!

他不能理解鬼妪和那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女人究竟在想什么,难道苏小凡给她们下了蛊药?苏小凡无法信任,自己也不能损失自己的利益。

它看着苏小凡,有一种择人而噬的感觉!

它,像是随时都想灭杀掉苏小凡!

“我,可以相信他!”

嗡!

鬼妪一边开口,她身体一边恐怖异动,她原本对付龙撵时,曾动用过的一个鬼婴模样的东西,幽然之间再度出现。

这个鬼婴静静地悬浮在鬼妪身前,两个脚蜷缩着,一只手还放在嘴里,一片天真无辜的样子,但是它的皮肤是漆黑一团,上面还有黑色的纹路静静流动,半闭的眼球上,是一片漆黑,没有一丝眼白,生生增添了一分诡异的气息。

那鬼婴出现,周围的气息骤然再度冰冷了一下。

隐约之间,空气之中,都像是凝结出了一些漆黑的雾气,以及一些诡异的雪花!

仿佛,仅仅只是一道虚影,就足以改变整个玄都的气候!

“四个碎片。”

苏小凡作为已经融合了一道鬼婴碎片的人,此时看着那个鬼婴虚影,立刻就感觉到了上面的气息波动。

苏小凡在这一刻,忽然之间提出这个要求,是因为苏小凡一直感觉,鬼婴身上,极有可能隐藏着什么逆天的秘密!

至少!

自己从鬼婴的身上,感觉到了一股玄奥,古老,神秘,甚至超越了自己当时一次看到帝心古棺时候的感觉。

苏小凡并不知道自己的直觉是真假!

在第一次融合鬼婴碎片之后,苏小凡虽然也并未从鬼婴碎片之中,获取什么很强大的能力,可是,苏小凡却越发能感觉到,鬼婴的神秘。

苏小凡,想要再尝试一下!

今天,或许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,一旦能活着离去,然后动用大帝一击,击穿虚空,将人皇印和七子金莲送到神墟之岛,那么,自己绝对会在第一时间,离开这个世界!

自己已经在这个世界里待得太久了。

自己的本尊和修复系统,已经撑不了很长的时间。

苏小凡很清楚,自己越早融合,风险就越小!

一旦被宇宙之中的无上巨头,推演到超级星兽和往生池的位置,那么,自己所做的所有努力,都将会功亏一篑。

自己,也会瞬间死亡!

在这种情况下,苏小凡已经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。

苏小凡甚至感觉,如果自己真的大量融合了鬼婴碎片,在融合超级星兽的时候,自己或许也能用得上!

“好!”

“你这个废物,鬼婴碎片我可以给你,但是,你真的感觉,你能带走鬼婴碎片么?它有可能反噬,将你吃掉!”

豺兽眼神疯狂闪烁,它看着苏小凡一字一句开口。

它眼神之中的杀机,也在这一刻,爆发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恐怖程度,它,想灭杀掉苏小凡!

一旦它恢复了自由,杀苏小凡,夺取苏小凡身上所有的东西,夺回苏小凡身上的鬼婴碎片,直接就被它列为了第一要务!

“给你!”

嗡!

它在逆天挡住那恐怖王刀的情况下,身体震颤了一下。

紧接着,它身前一个鬼婴虚影,也幽然出现,只不过,这一道鬼婴比鬼妪的那一道鬼婴,要凝实的多。

并且,它的身体也几乎比鬼妪放出的那个鬼婴,要强大很多倍!

“四枚,十二枚?一共十六枚,其他的鬼婴碎片,你们没有携带?”

苏小凡感知着,那十六枚鬼婴碎片,对周围环境的恐怖影响,但是苏小凡的眼神在这一刻,却表现的极为平静。

同时,苏小凡眼神之中,也流露出了一抹疑惑。

鬼婴碎片,一共六十四枚!

除了自己掌控融合的那两枚,森林之中,一共应该还有六十二枚,现在,他们两个身上,居然仅仅只有十六枚?

“你这个废物,你懂什么?”

“你以为鬼婴碎片,真的能随随便便带在身上么?你难道不知道,鬼婴碎片是能产生自己的意识的么?一旦失控,携带鬼婴碎片的人,会直接成为鬼婴碎片的鬼奴!”

“眼前这十六枚鬼婴碎片,你如果真的敢全部收在自己的身上,一旦你身上的能量和法则散去,境界恢复到巫皇境界,你会直接成为鬼奴!

你,真的以为,鬼婴碎片是随便可以要的东西么?”

豺兽看着苏小凡,几乎像是在看着一个傻子,它开口,它恐怖的语气之中,充满了嘲讽和冷漠!

这么多年,它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人类年轻一代,这么勒索!

它甚至有直接灭沙掉,眼前这个人类年轻人的念头!

但凡是换一个环境,它都直接已经出手。

“收!”

“反噬么?还真是有些麻烦。”

苏小凡此时却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出豺兽的嘲讽和威胁,苏小凡根本就没有浪费任何时间,苏小凡一步走出,直接就将那十六枚,两道鬼婴虚影,收入了自己的天元珠之中。

苏小凡也就在将那十六片鬼婴,彻底收回的时候,苏小凡感觉到了,自己身上爆发出了一片恐怖冰寒。

苏小凡感觉,自己的脑海之中,都有被什么东西,恐怖侵入的感觉。

好像有一只小手,在轻柔地抚摸自己,引诱自己陷入那一片温柔乡里,再也不要醒来。

鬼婴,真的在控制自己的身体?

之前!

在森林之中,逆天斩杀双生蛇,从它的身体之中,取出鬼婴碎片的时候,自己是直接献祭融合掉了。

那个时候,自己感受还并不是很清晰。

现在,随着这十六枚鬼婴碎片入体,苏小凡才真正感觉到,这鬼婴碎片,或许比自己想象之中的,还要恐怖!

“献祭,融合!”

苏小凡深吸了一口气,在这一刻,苏小凡也顾不上这么多了。

苏小凡直接就先将鬼妪放出的那一道鬼婴拆解,苏小凡直接就先对那四个鬼婴碎片,进行了拆解和融合!

“搜索鬼婴碎片苏醒,找到鬼婴碎片属性,提取……”

天道之手直接运转!

天道之手上,一道道惊世恐怖的符文出现,那一道道符文,像是从无尽遥远的时界跨越时空而来!

并且,天道之手也再度变得殷红,天道之手上的气息,也再度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禁忌的气息!

整个天道之手,刹那之间,也像是再度运转到了一个极致!

这种极致,苏小凡只是在之前,融合冥神大脑和白幡的时候,才真正感受到过的!

之前!

在融合前两枚鬼婴碎片的时候,也有这个感觉!

苏小凡之所以,在这个极度危险的时候,索要鬼婴碎片,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!

自己或许能判断错,但是,天道之手,应该不会判断错!

这种献祭融合的场景,也不会有错!

“苏小凡,时间真的不多了!”

“我们五个,虽然都在疯狂的对它进行消耗,你也斩断了,它对这座城之中的一些惊世阵纹和法则的吸收,但是,它还是能隔空吸收着,这座城之中的无上逆天能力。

它,毕竟才是这座城的真正掌控者!

我们如果不是布局逆天,底牌尽出,一旦让它再苏醒一些,死的就是我们!”

那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女人,见状再度看向了苏小凡。

她眸子已经恢复了诡异之色,此时再度看,已经从她的眼神之中,看不出什么东西!

不过!

她身上的气息,却越来越恐怖!

她硬生生的抗住那一道无形的剑气,她身上有惊世法则在燃烧,她整个人,像是也到了拼命的程度!

“你让它们,也需要发一个心魔誓言。”

“它们在三天之内,不能杀我,不能抢夺我身上的东西,不能对我出手和谋划!”

苏小凡起身,抬头开口。

同时,苏小凡手中的剑,也已经再度抬起。

事实上,苏小凡几乎根本就没有浪费什么时间,对话几乎都是在以最快的速度完成,这种时候的谈判,双方明显都是不想浪费什么时间。

苏小凡同样也知道,现在时间极度珍贵!

刚刚三剑,苏小凡几乎已经到了一个极限!

苏小凡能感觉,这个东西,有可能比自己想象之中的,还要强大!

在这种情况之下,苏小凡也完全不敢有丝毫懈怠!

苏小凡也很清楚,真要出了一些差池,自己同样也会死在这里!

自己真正的目标,还是要活着离开!

为了活着离开,自己必须极尽全力地小心再小心,谨慎再谨慎。

但是,越是如此,苏小凡越没有真正着急,苏小凡很清楚,如果这个时候,自己不布置一些后手,那么,一旦危机解除,死的极有可能是自己。

苏小凡从来都不认为,自己是一个绝对的烂好人。

应该属于自己的,苏小凡从来都不会直接送出去,现在,属于自己的这一份最基本的安全,苏小凡自然也会直接索要!

“你这个废物!你居然还敢让我们发心魔誓言,你真的想死么!”

轰!

豺兽身上的气息,再度恐怖暴动!

它冰冷冷的看着苏小凡,它这一刻,有一种要将苏小凡彻底吞噬的感觉,它甚至都有些看不明白,就这么一个废物,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,敢和它这么开口!

它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怎么就这样相信了苏小凡,苏小凡分明是在得寸进尺。它已经感到后悔了。

“你动手,后面的都交给我!”

“你们一起发心魔誓言!”

“时间,真的来不及了,你们不感觉,有什么熟悉的气息,在靠近么?”

那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女人,此时眼睛波动了一下,下一刻,她骤然朝着城中最北侧的那个小巷子的方向,看了过去。

“是鬼湖?”

“不可能,它什么时候出现在城中的?在中古时期之后,它不是已经彻底失踪了吗?我们之前的逆天推演,也并未推演到它的存在!

它,是什么时候来的,它要干什么?

不!

它是没有自己的神识的,它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在动?

这边的战斗,将它从沉睡之中惊醒了?”

一边疯狂抗住天地钟,一边疯狂将传国玉玺之中的那一道金光,疯狂驱逐的那个鬼妪,脸色也在这一刻,一变再变。

如果鬼湖也加入这场战斗之中,那么最后的结果,更是对自己极为不利了。

他们必须要在鬼湖到来之前,将所有事情解决!

她身上气息疯狂爆发,她的眸子也在这一刻,恐怖颤抖!

“豺兽,立刻一起发心魔誓言,还有那个黑影,我们的时间,真的有些来不及了!”

“鬼湖如果再掺和进来,我们所有的计划,将会全部废掉!”

“苏小凡,立刻出手!”

鬼妪目光疯狂闪烁,她看着那巷子,她快速开口!

苏小凡在此时,也感觉到了什么!

苏小凡见鬼妪,豺兽,黑影,在短暂的交流之后,它们几乎在第一时间,都已经开始发心魔誓言,苏小凡赫然已经再度动了。

苏小凡很清楚,它们在这种时候,应该不会轻易敢乱来,敢用假的心魔誓言,来欺骗自己。

因为!

一旦被自己看出破绽,那么,他们所有的一切布局,将会全部被破坏!

这极有可能,是他们花费了数万,乃至数十万年,才做出的一个逆天之局,自己一个人的命,与他们的计划相比,根本微不足道。

并且!

自己要求的也不高,自己仅仅只是要求三天的安全时间而已!

“剑之禁术:狂杀!”

苏小凡眼睛的余光,在看着鬼妪,豺兽,黑影,百手鬼棺,都快速在第一时间做出心魔誓言印记的时候,苏小凡赫然也已经再度动了。

苏小凡也感觉到了一丝危机!

人动,苏小凡再度动用了一道禁术,苏小凡身上的气息,也在这一刻,疯狂暴增!

生死时刻,苏小凡再度拼命!

而在此时,各大势力之中,越来越多的顶级势力,彻底清醒!

他们在震撼,疯狂探索和推演之中,有很多人,都已经纷纷朝着传送阵的方向,快速靠了过去。

甚至,黑暗皇室的人,在这一刻,都放弃了追杀和抢夺苏小凡身上的东西,他们大部分的精锐,都直接朝着传送阵,靠了过去。

“破!”

苏小凡再度一剑斩落,苏小凡这一剑,足足有七道残影!

一剑化七!

面对这种一动不能动的身体,苏小凡直接选择了一个恐怖灭杀禁术,这是一种,可以在刹那之间,以最为猛烈的方式,疯狂砍落七剑的禁术。

这个禁术的使用,甚至会直接耗费自己三十年的寿元,以及几乎大多数的灭杀法则和能量,自己的身体,甚至都会处于一种短暂的虚弱期。

可时间很紧,拼命时刻,苏小凡也顾不上这么多了!

“你,真的是在找死!”

“皇道转生之术!”

苏小凡一剑化七,灭杀斩落,苏小凡身上的气息,都在刹那间,再度爆发到了一个极致!

苏小凡身上,那跟着的两道诡异禁忌影子,在此时甚至都再度动了一下,它们隐约之间,也似乎要朝着苏小凡下手了。

但是,苏小凡的这种逆天爆发,又卡到了一个微妙的极限,它们动了一下,终究还是没有真正动手。

“轰!轰!轰!轰……”

一剑化七,剑剑惊魂!

苏小凡脸色苍白,身上的气息持续狂暴输出!

龙撵之上,那一道帝王尸体身上的气息,也在这一刻疯狂爆发,一道道威压,像是要将苏小凡,彻底吞噬!

苏小凡身上的骨骼,血肉,再度出现恐怖断裂,龟裂的恐怖痕迹!

一道道殷红的伤口,也在苏小凡身上出现。

可苏小凡在这一刻,却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口,苏小凡只是拼命的一剑剑,逆天朝着那帝王身上斩落!

苏小凡在第一剑落下的时候,苏小凡感觉自己的心脏和识海,都要彻底炸裂了!

之前自己那三剑,虽然也已经斩落,但是,那毕竟是斩落向地面和龙撵的边缘的,而现在,自己斩落的,可是一尊真正的帝王。

苏小凡那一刻,从心中都诞生了一抹浓烈的恐惧。

苏小凡甚至感觉,自己要死了!

在那一剑,疯狂斩落的时候,苏小凡有一种自己似乎犯下了滔天罪孽,自己正在向这个世界上,最逆天,最恐怖,最应该匍匐在地跪拜的人砍落!

大逆不道!

凌迟处死!

苏小凡脑海里,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的出现,苏小凡感觉自己的精神,在那一瞬间,都差一点崩塌!

那龙撵上的尸体仅仅上位者的威势,就让苏小凡几乎差一点直接崩溃!

可苏小凡咬着牙,硬生生的抗住这一股毁天灭地的威势,苏小凡这一剑,终究还是逆天疯狂的砍落了下去!

剑,轰鸣!

空气,轰鸣!

整个宫门前,在苏小凡那一剑,真正砍落下去的时候,都在恐怖震动!

苏小凡这一剑,像是真正撕裂了很多东西!

并且!

在这一剑斩落之后,随后的六剑,则犹如狂风暴雨一般,紧接着全部都斩落了下来,每一剑斩落,周围的虚空,都会跟着疯狂震动!

苏小凡这一剑斩落,像是撕碎了所有的一切!

“给我滚开!”

轰隆!

骤然,在苏小凡刹那之间,斩落出第六剑的时候,龙撵之上,那一道帝王身影再度恐怖嘶吼!

有一口棺材,也在那一瞬间,从苏小凡身前的虚空之中出现。

那棺材,在出现的瞬间,就直接狠狠的撞击在了苏小凡的身体之上!

于此同时,龙撵之上,那一道帝王身影身上爆发出的无上惊世威压,也全部都强行狠狠撞击在了苏小凡的身体之上!

“咔嚓嚓……”

苏小凡身上的骨骼,再度炸裂!

苏小凡被棺材撞击到的胸口,甚至都直接血肉破开了,苏小凡的内脏,都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!

苏小凡倒飞,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裂纹,也直接在苏小凡身上,疯狂出现!

苏小凡吐血,整个人的身体,在这一刻都像是强行裂开了一般!

不过!

苏小凡身体之中,有两道黑丝在这一刻,则也在疯狂蠕动,那两道黑丝,疯狂的在苏小凡身体之中穿行。

那两道黑丝,快速的缝合着苏小凡的血肉,快速的将苏小凡那一节节断裂的骨骼,强行给串联在了一起!

“苏小凡要死了?帝王之威,仅仅只是残存的一丝,也这么恐怖吗?”

“那棺材是什么?龙撵上的帝王,在被五方逆天诡异存在牵扯的情况下,它居然还有一道后手,它,要用这后手,直接将苏小凡灭杀掉吗?”

“苏小凡身体之中的黑色丝线是什么?那黑丝是不是之前,百手鬼棺朝着他身体之中,注入的东西?那黑丝,在缝合他的身体?”

“计划,要失败了么?”

“苏小凡如果死亡,另外五方巨头的牵扯和谋划,就要失败了吧?那个时候,他们绝对会爆发最后疯狂的拼命和底牌!

那个时候,他们的胜算,或许就很小了!

一旦龙撵上的帝王,获取整座城的控制权,会发生什么?

它会不会在震怒之中,瞬间灭杀掉城中所有的人,或者说,它在复苏真正成为禁忌之主的时候,它原本就是要杀掉所有的人的!”

苏小凡倒飞,血液迸溅,很多人看到这一幕,脸色赫然已经是一变再变!

苏小凡人在半空之中,目光同样也在变!

苏小凡在这一刻,赫然感觉到了一股死亡危机!

“你们快看,玄都之中的白毛雨停了,血雷也停了,禁忌之主,真正到了诞生的时刻了吗?”

“家主,传送阵能强行启动,我们要动用最后的底牌,逆天运转超远传送阵吗?”

黑暗帝国的方向,有一个中年人站在传送阵前,他已经在第一时间,将传送阵的各种设置,调整完毕!

他目光扫视四周,他在看到白毛雨真正停的时候,他的身体瞬间毛骨悚然!

他猛地朝着黑暗帝国,红月家族的家主,看了过去!

“立即启动!”

“所有人,立刻朝着十一号传送阵上集合!我们红月家族,退出这一场战斗和争夺,我们在第一时间,离开这里!”

黑暗帝国,红月家族的那个掌舵家主,此时直接快速下令。

他的声音之中,充满了无尽威严!

而在他们红月家族身边,黑暗帝国皇室的人,同样也已经准备好了,但是,黑暗帝国皇室的人,此时还没有下令!

在传送场的最南侧,三十七号传送阵上,卡特帝国蒙恬家族的一众人,赫然也在第一时间,在传送阵上汇聚。

他们同样,也已经做好了,强行打破虚空禁锢,强行离开这里的准备!

“先不要动!”

“红月家族的人,已经启动了阵纹,先看看他们强行打破虚空,会不会引发异变!时间虽然很紧,但是我们在这一刻,还要保持冷静!”

蒙恬家族人群的最后方,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,快速开口!

他身体紧绷,他手中无声之间,多了一个占星盘,他单手凝结印记,然后,他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直接朝着占星盘上点落了下去!

他一边看着红月家族,一边直接开始疯狂推演!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黑暗帝国,红月家族的方向,他们的人在第一时间,已经开始启动了超级传送阵!

“嗡!”

红月家族的家主,在这一刻也没有再隐藏什么!

他在这一刻,直接祭出了一道帝兵,他用帝兵的气息,直接笼罩住了红月家族的其他人!

“强行启动传送阵了?”

“他们要强行打破封禁的虚空,要直接离开这里?”

苏小凡身上的骨骼还在恐怖炸裂,血液也在迸溅!

可苏小凡在这生死的瞬间,目光却陡然也朝着传送阵的方向,看了过去!

<!-- 翻页上AD开始 -->

推荐阅读:

全球末日游戏:亿万骷髅挂机满级 我们不会比今天更年轻了 身为贵妃,务必革命〔陵容〕 他怎么可能喜欢我 君夫他恃宠而骄 娱乐之从编剧成为大佬 恒升门那些年不得不说的事2 我在废土种灵植 本座真的没有弃养灵宠 超神:提前登陆十亿年 万界:从碧蓝开始的征程 骰运之神保佑 清穿小佟妃龙场悟道日常 叶天渊江瑶天崖明月 为得到勇者,队友不惜与魔王联手 夏时捎来告白信[多穿] 每个副本金手指随机刷新 我有一座天地道碑 你真的是个系统吗 猫的忧郁 穿到八零当法医 恐怖降临,我用手办召唤魔神钟馗 夜望灯 大佬不孕不育,夫人却偷生三个崽 重生后,被渣男死对头宠上天冰糖车厘子 和老年反派忘年交 [阴阳师]恶之花 狼性的较量 打杂神探 斗罗:开局先造枪 巫师:我能提炼万物 娇气小甜妻,偏执霍爷强制宠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