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六十六章 统统拍死!(8k4)

“死吧。”

玄机阁主程祖此时屹立于破碎的广场上,眸光也在凝望着陈牧,眼眸中没有什么快意,只有一丝淡淡的漠然。

陈牧崛起于寒北,的确占得了乱世的几分天命和气数,一步一步青云直上,以至于让他都曾怀疑过他们玄机阁是否真的看错了命数,但在姬玄非继位称帝之后,他的疑虑也就彻底消失了,因为他的卜算并没有错,韩王姬玄非的确就是真正的天命!

陈牧不过是遭逢乱世,天数混乱之下,偶然得占了一分天运罢了,而今天下九分,恢复安定,也就正是拨乱反正之时,今日陈牧陨落于皇城,也正合天数轮转,恰好令大宣朝廷之威严再次震怖天下,尔后再一步一步的将九分之天下收归一统。

在他眼中。

此时的陈牧已是一个死人。

陈牧体魄再怎么恐怖,也仅限于武体而已,其终究是不曾踏入天人层次,心魂之力也不可能比得上真正天人,而阳青山这位堂堂巫神宗天人太上,毕生钻研心魂之道,而今更是驾驭大宣朝廷得自大荒的秘宝‘御神珠’,能直袭心魂,便是同为天人,面对阳青山的这一下杀招,不死也要心魂重创。www.smxyu.com 天鹅小说网

陈牧唯一的机会就是摆脱束缚,迅速退走,但而今的局势正是为陈牧所布置,他故意让姬玄非以人皇印为引,所求的正是当前这个局面,将陈牧束缚在原地,无法躲避阳青山的这一招‘御神诛魂’!

虽然过程中出了些意外,没预料到陈牧的体魄强度那么恐怖,他们这些换血境甚至难以破防,以至于血隐楼主、鬼冥门主两人身死,但结局总归还是在算定之内!

嗡。

此时此刻。

破碎的金銮殿前广场上,几乎所有的换血境高手都是眸光沉着而锐利,将各自的手段发挥到了极限,不求给陈牧造成伤害,只求限制住陈牧的动作,让陈牧无法回避!

在陈牧的视线中,更是清晰的看到了,从阳青山的身躯之中,缓慢的走出了一道通天彻地般的虚影,看上去彷如虚幻,仔细一看,则又好似凝成一轮弯月般的魂月。

这魂月在那御神珠所爆发的诡异之力下,横跨天地而来,就这么抵达了陈牧的身前,继而从那魂月中,伸出了一根虚幻的手指,重重的点向陈牧的眉心!

滋!

两者一个触碰,并未爆发出什么声响,反而是毫无任何动静,只看到阳青山的心魂之月幻化出的手指,径直穿透了陈牧的眉心,并连同整个魂月,没入陈牧的头颅之中。

“心魂诛杀,好可怕的秘术,好可怕的大荒奇物。”

“任尔体魄可撼动天地,却也无济于事……”

“陈牧还是太轻敌冒进了,大宣朝廷千年底蕴,可不是那么简单能够镇压的。”

不少看着这一幕的换血境高手,或是露出惊惧之色,或是露出几分叹息。

而一袭龙袍,屹立于金銮殿前的姬玄非,甚至已微微露出一丝笑容。

但。

几乎就在下一刻。

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。

就见陈牧的身躯,在阳青山的心魂之月没入其中后,短暂的凝固停滞了一瞬,紧接着却是陡然一震,更从内部爆发出一声嗡鸣,隐约有碎裂的声音传来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

陈牧的眉心深处,玄关之中,一片纯白色的世界。

阳青山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,他手中托着一轮漆黑色的,仿若燃烧着的炽烈火炎,就这么目光轻淡的往前踏步,每一步落下,都令脚下的白色世界被浸染成黑色。

一步,

两步,

三步,

伴随着他的迈步前行,滚滚无边的黑暗,似乎就要将整个白净的世界彻底淹没,将这一片纯白的心魂世界浸染成无尽的黑暗。

可就在阳青山往前走出第四步之后,他的步伐却是突兀的停了下来。

哒、哒、哒、

另一个清晰的脚步声,在这一片纯白的世界中响起,就见陈牧的身形从远处踏步而来,他一袭白衣,整个人身上弥漫着点点荧光,气息浩然而神圣,眸光平静而淡漠。

那正在不断蔓延的黑暗,随着陈牧的踏步而来,却是戛然而止,甚至边缘处开始迸发出滋滋的声音,仿佛受到了灼烧一般,非但无法继续蔓延,甚至有了缩小的征兆!

“你……”

阳青山看着走来的陈牧,神色陡然变得一片凝重起来。

“攻杀心魂,这就是你们特意布置的最终手段么?”

陈牧将目光投向阳青山,他立身于一片纯白的世界当中,与阳青山立足的黑暗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种不同色泽,而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整个纯白色的世界,也是泛起了一片犹如潮水般的涟漪,令阳青山带来的那一片黑暗更是滋滋作响,被压制的一寸寸收缩!

阳青山见此情形,尽管神色凝重,但却没有慌张,只沉声道:“当世第二位以乾坤入换血之人,根基更是浑厚到不可思议,果然你的心魂也练的不弱,恐怕都不逊于天人了,若是没有这御神珠,只怕我也奈何不了伱分毫。”

作为巫神宗天人太上,他毕生钻研心魂一道,虽不曾创造出凝练心魂的完整道路,但却也开发出了些许袭杀心魂的手段,只不过没有御神珠的情况下,那些手段却意义不大。

毕竟。

他乃天人,能与他为敌的,往往也都是天人,论及心魂之力,就算不如他,也不会相差极大,且心魂攻杀的手段还会受到武体和气血的阻碍,这就更难凑效。

可持有御神珠就不同了,这乃是大宣得自大荒的奇珍,不仅能增幅他的种种心魂杀招,甚至能无视武体和气血的阻碍,进行最直接的心魂碰撞!

“此宝并非大宣之物吧?”

陈牧将目光投向阳青山手中托着的那一团黑炎。

阳青山漠然回应道:“不错,这是上一代的宣帝,得自大荒的一件奇物,收纳之后还尚未真正使用过,你是大宣世界第一个见识此宝威能的武夫,在外海之滨,我小瞧了你,让你杀出重围,逃出生天,但今日让你陨落在此,也算是拨乱反正!”

嗡!

伴随着话音落下,阳青山骤然挥起手中那一团黑炎。

但见黑炎从他手中陡然爆发,化作滚滚黑雾弥漫开来,硬生生阻止了黑消白涨的势头,令阳青山脚下的那一片片黑暗,尽皆化作黑炎一般,剧烈的燃烧起来。

“死!”

阳青山此时整个人被黑炎裹挟,也是眉头微蹙,似乎催发这御神珠的威能,对他来说也具有很大的负担,当下更是毫不迟疑,在激发出御神珠的威能后,整个人便一掠而出,向着陈牧直袭过去,所到之处黑炎滚滚,仿佛要燃尽一切!

陈牧面对阳青山这一击,并未退后,这里是他的心魂世界,一切身形皆不过是幻化,并无真正的退路,而且他也完全没有退避和畏惧的念头,心中只有一缕巍然不灭的意念!

霎时间。

整个纯白色的世界,无尽的白光滚滚而起,向着陈牧覆盖笼罩而来,使他整个人被无尽的白光包围,好似化作了悬挂于天穹之上的那一片璀璨烈阳,就这么迎着阳青山的身影凌空撞了过去,但见黑炎滚滚,白光浩瀚,仿若黑与白的两个世界,在中央轰然撞击。

轰!!!

伴随着一声轰鸣炸响。

仿佛世界将要崩灭,归于混沌般的死寂,从那中央的一点之处,爆发出无尽的混沌之光,继而一片片的炸开,黑与白从中央处分裂,似潮汐一般向着两侧席卷。

这一次魂力的碰撞,仿佛是平分秋色。

滋滋!

白光之中再次显露出其中陈牧的身形,略显黯淡和虚幻。

而黑炎中则裸露出了阳青山的身形,看上去仿佛并无太大的变化,但他的目光却显得有些怪异,直视着陈牧,似是想要说些什么,但在下一刻从口中脱出的却是一生蕴含着无尽痛楚,十分凄厉的尖叫。

“啊!!!”

伴随着阳青山的痛楚的嘶吼,就见他的身影,眉心之处,赫然出现了一道裂痕!

心魂层面上的损伤可非同小可,哪怕仅仅一丝裂痕,都是重伤,且远比肉体难以恢复的多,像秦梦君当年受的伤也不过这般程度,却用了足足十几年才终于疗愈!

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……”

阳青山一双眼眸中满是血丝,死死的按着自己眉心的裂痕,难以置信的看着陈牧。

刚才的碰撞,的确是平分秋色,但这本就是近乎不可思议的事情,哪怕这里是陈牧的心魂世界,是陈牧的主场,陈牧甚至能调动武体气血来强行拔高心魂之力,但以其尚未踏入天人的心魂高度,论及心魂之力,怎么可能与驾驭御神珠的他平分秋色?!

更让他无法置信的是,陈牧的心魂凝练程度,还要在他之上!

心魂的碰撞与武道不同,根本没有花里胡哨的招式,无非就是魂力的强弱,以及心魂的凝练程度的比拼,他持有御神珠的加持,陈牧则占据主场,几乎是半斤八两,可论及凝练程度,陈牧的心魂历经赤生果的淬炼磨砺,又承受了换血境的天地洗练,更兼受到前代宣帝姬永照的袭杀,最后生生磨砺出了一点不灭灵光!

这一点不灭灵光,就是阳青山所无法跨越的天堑。

因为他钻研毕生的心魂之道,论及心魂的实质也不过和陈牧相差无几,而他更不曾像陈牧这样,经历过一次心魂层面上,几近生死之间的碰撞,那一点不灭灵光,是姬永照殊死一搏的决念,不断互相倾轧,最终才将陈牧生生磨砺出来的!

“仰仗外力,终是旁门左道。”

陈牧负手而立,目光落向阳青山,话语中并无什么凌厉与杀机,有的只是平淡,那是俯瞰世间万物的平淡,亦是对自己手段绝对自信的淡然。

举世无敌!

这不是一句空言,也不是一句傲然的话语,而是如今陈牧的心态,论及武道,他已是真正走在了通往神境的大道之上,走的是一片坦途,走在了世间所有人的前方!

哪怕是心魂层次,他尚未迈入天人之境,但他凝练了一点不灭灵光,也是走上了一条通天的坦途,这是堂堂正正的道路,非任何旁门左道,邪门歪道所能撼动!

一旦他悟透意境第三步,修成天人,再承受一次天地的交融和磨砺,那么他的心魂之力的强度,恐怕都将不逊于他的盖世武体!

而这样的心魂境界,也是他的底牌之一!

自从踏入玉京以来,他就不曾动用过心魂手段,甚至在施展‘乾坤真言’的时候,也不曾将心魂之力酝酿在其中,否则威能还会更为强悍,甚至足以一吼重创换血境!

保留着心魂手段不曾动用,是他一贯稳妥的行事风格,玄机阁主等人明显落入下风却死战不退,明显有其谋划,只是陈牧也略感意外,最后拿出的底牌会是心魂层面的袭杀。

本以为会调动乾坤鼎之力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阳青山眉心处的裂痕清晰可见,他声音此时都在颤栗。

但陈牧却已没有兴趣与他更多废话,此时浩瀚的白光再次汹涌而起,这里是他的心魂世界,位于乾坤武体之内,他的心魂有肉体作为凭依,后力几乎是无穷无尽!

几乎就是一瞬间,他那略显黯淡的身影便再次凝练化作实质,璀璨白光环绕之下,又是化作一团炽烈之阳,掀动整个白茫茫的世界,向环绕阳青山的那一团黑炎横压过去!

“……该死!”

阳青山看着这一幕,瞳孔剧烈收缩,知晓继续碰撞下去毫无意义,甚至再来一下,他已经受创的心魂,可能会彻底崩裂,直接身死魂灭!

几乎没有任何迟疑,他再次激发出那一团团炽烈的黑炎,包裹住自己的身躯,化作一轮黑月,继而就向后疾退,想要逃离出去。

“想走就走,想来就来,不觉得太容易了么。”

陈牧平淡的声音,在整个白茫茫的世界中响起,一时间他显化的那一轮白色烈阳,也是融入了这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之中,霎时间无尽的白潮翻涌,好似海啸一般,从四面八方向着阳青山覆盖过去,轰鸣之中将其整个淹没!

……

心魂世界的交锋,看似一波三折,反复交错,但实际上相对于外界,却仅仅只是一瞬之间,与武道交锋不同,仅仅就只是一个念头的波澜起伏,只在刹那。

也几乎就是在阳青山的魂月,驾驭着御神珠的黑炎,没入陈牧眉心的下一刻,所有人就看到陈牧的身形一震,继而阳青山的那一轮魂月,就从陈牧的眉心间倒卷而回。

咔嚓!咔嚓!!!

仿佛在耳畔响起的碎裂声,一路蔓延,就见阳青山的魂月之上,赫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,从那裂痕中更是渗透出了些许的血光,将整个魂月浸染成了一轮血月!

隐约间似乎还能听见阳青山凄厉痛楚的惨叫声。

唰。

这一轮血月横跨虚空,一下子回返到阳青山的身躯所在之处,来到了金銮殿的龙檐角上,没入了阳青山的身躯之中,而那一缕黑炎也是重新没入阳青山掌中的御神珠内。

可尽管心魂回归躯壳,阳青山的眼眸中却依然不曾泛起神采,仅仅只是有一点晦暗不明的光泽蔓延,继而整个人就一头从金銮殿的檐角上栽落下来。

砰。

一尊堂堂天人,就这么一头摔在金銮殿前的广场之上,将地面砸出一片裂痕!

其整个人更是气息一片晦暗,生死不明!

金銮殿前一片死寂。

阳青山从殿顶坠落下来的闷响,仿佛敲击在所有人心头的一柄钝锤,令所有人心中都是陡然一震,一时间心跳近乎停止,似乎连那淅淅沥沥的雨声一时都有些听不见了。

远处。

所有注视着这一幕的各方顶尖高手,也都是一片鸦雀无声。

而就在这一片死寂之中,陈牧高举的右手缓缓落下,他掌中托着的人皇印已不再震动,而是完全被他镇压了下来,安静的横躺在他的手掌之中。

紧接着。

陈牧右手轻轻一抖,人皇印消失不见,被他收了起来。

也正是看着人皇印消失在陈牧手中,陷入短暂凝滞的金銮殿前广场上,所有正在竭力出手,限制陈牧的一位位换血境高手,都只觉得呼吸一滞,隐隐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!

坏了!

距离陈牧最近的靠山宗主项渊,此时心中涌现出这个念头,眼眸中的目光剧烈震动,整个人第一时间就舍弃了陈牧,试图往后退开。

但此时的陈牧却是面无表情,左手仍然擒拿住阮天的无涯剑,右手蓦然一挥,霎时间环绕着他的诸多束缚招式,种种罡劲,就被他的右手全部扯碎撕裂!

紧接着。

陈牧就是一掌向前,迎着项渊的天灵盖猛然击落!

项渊脸色剧变,几乎没有任何迟疑,一声暴吼,将所修炼的六合罡劲发挥到极致,双臂陡然膨胀壮大,筋肉联结,猛然向上一迎,试图招架住陈牧这一击。

可陈牧这一掌压落,所带来的却不止是浩瀚无匹的乾坤之力以及恐怖无边的体魄罡劲,更是伴随着一股震慑人心魄的无名之力,一刹那间迎面而来,令项渊只觉得心魂似乎陡然受到了刺痛,以至于罡劲的发挥都为之迟滞了一个刹那!

糟糕!

项渊一颗心骤然沉入无底深渊。

他全力以赴,全盛状态,尚且不敌陈牧,而今在对抗之时,竟然还受到莫名的影响,罡劲的发挥产生了一丝迟滞,那如何还能挡得住陈牧的攻击?!

砰。

所有人就看到,项渊倾尽全力,双臂一抬一格,六合罡劲发挥到极致的情况下,纵然是当世最强的天人高手,也不可能一击取他性命,可面对陈牧这一掌,其双臂却是仅仅一个停滞,就咔嚓一声,化作可怖的扭曲之状,筋骨皆断!

甚至陈牧的一掌都不曾停滞,继续浩浩荡荡的压落下去,砰的一下拍在项渊的天灵盖之上,令项渊整个人陡然凝固在原地,继而那颗硕大的头颅就咔嚓一声,从天灵盖处凹陷进去,霎时间鲜血与脑花四处飞溅!

腾腾腾。

项渊头颅崩裂的身躯,踉踉跄跄的连退数步,作为换血高手,心魂已成,头颅崩碎也没有第一时间失去意识,但一身罡劲却再也提不起来,肉身生机飞快的溃散。

“怎会……如此……”

他噗通一声摔倒在血泊中,无法阻止鲜血的喷洒,口中念叨出一个无法接受的声音,继而一双眼眸终于迅速黯淡下去,气机与生息都是飞快消散。

靠山宗主项渊,

身死陨落!

作为天人之下,近乎最强的换血高手之一,被陈牧一击所杀,也是彻底拉开了一场血腥屠戮的序幕,令在场所有人皆是一片震骇,俱都有些手足无措。

谁也预想不到,如此手段齐出,无为之阵压制,两大天人高手,种种底蕴合一,竟还是无法击败陈牧,甚至袭杀陈牧心魂的阳青山,这位堂堂天人,此时直接生死不知!

一招灭杀项渊后。

陈牧动作根本毫不停顿,整个人霍然转过身来,直面向手持无涯剑的阮天,整个身躯从五脏六腑开始陡然震荡,继而一个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梵音从他的喉咙中涌出。

“唵!”

乾坤真言!

由于已见识了姬玄非等人的底蕴手段,也破解了袭击心魂的攻杀,此时的陈牧出手之间,可谓是再无保留,这一记乾坤真言,不仅混合了体魄之威,罡劲之猛,也混杂了他的心魂之力,好似一声沉闷的雷音,在整个广场上炸开!

几乎所有身在数十丈内的,包括玄机阁主等人,都是一刹那间耳膜破裂,脑袋嗡鸣一声,所有的动作尽皆陷入迟滞,无论是试图退避还是逃遁的,都是一个踉跄!

距离最近的阮天,身为天人高手,状态反而是最好的一个,仅仅只是身体一晃,脑袋略微一晕,一刹那间就恢复过来,可即便如此,他却也毫无轻松之色,更是只觉得一种惊悚涌上心头,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过的生死一线之感再次降临!

自从踏入天人之后,当世就再无生死之威胁,哪怕是最顶尖的天人高手,他打不过,总归是能够避让的,可以说天人只要行事谨慎,几乎就不可能死于非命。

但。

这一刻面对陈牧,阮天却有了生死一线之感,那种死亡的感觉更是无比的接近,仿若溺水一般窒息,这是无数次从生死中走出的绝世天人,在这一刻的敏锐直觉。

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,就将所有的罡劲都爆发出来,甚至也是倾尽全力,不惜与无为之阵对抗,以争夺天地之力的掌控权,驾驭起恢弘浩荡的天地之力,试图向前迎击。

陈牧的动作却很简单。

仅仅只是左手握住无涯剑的剑锋,往后猛然发力一拽,继而整个人往阮天的身上轰然撞去,右手手肘抬起,顶向阮天的胸膛正中!

由于受到了乾坤真言的影响,所有动作都慢了一拍,阮天无法避开陈牧这一撞,只能倾尽全力以硬抗,甚至撕裂了部分无为之阵的压制!

但这并没能为他带来生路!

因为他以天人手段,强行将无为之阵的压制撕裂了一条缝隙,也就意味着近在咫尺的陈牧,同样能透过这一丝缝隙,恢复对天地之力的吞吐!

哪怕陈牧不曾踏入意境第三步,不曾修成天人,但他习练完整的乾坤之道,更兼心魂之力更胜于天人,纵然是阮天这位天人高手,在天地之力的调动上也无法完全压制他。

砰!!

陈牧的右臂右肘,就这么泛起一片乾坤八相之灵光,悍然撞击在阮天的胸膛之上,与阮天竭力凝聚的一层罡劲屏障碰撞在一起。

那罡劲屏障是一位天人高以拼命的手段施展,可谓是无比的强韧,但在陈牧这一撞之下,却仍是脆弱如同纸糊,仅仅只一瞬间,就迸发出破裂的声音,弥漫起一片蜘蛛网一般的裂痕,继而轰然炸开!

陈牧的这一肘,也是径直撞击在了阮天的胸膛。

砰。

阮天这尊天人高手,一双眼睛陡然充血,变得殷红一片,口中哇的一声,喷出一大口鲜血,胸膛处更是一阵咔嚓咔嚓作响,不知断了多少根骨头,五脏六腑尽皆破裂,整个人向后横飞出去,横飞数百丈,直接撞上了远处的一座皇城侧殿,继而将那座殿宇撞的崩毁塌陷,仿若地动一般轰鸣。

陈牧这边一招灭杀项渊,一招将阮天打的惨不忍睹,在场的其余换血高手,却仍然未能反应过来,乾坤真言对他们的影响极大极大,他们终究不是天人高手!

天人尚且能够抵挡,他们完全抵挡不住!

唰。

陈牧此时也是眸光漠然,整个人出手毫不留情,一招击溃阮天之后,根本不作停留,下一刻就来到又一名换血高手的身前,右手一抬,一掌压落。

这是星辰宗的太上长老,也是名震天下的盖世强者之一,但此时仍然受到乾坤真言的影响,只觉得浑身如同灌铅,难以调动力量,心魂也是一阵剧烈的刺痛。

面对陈牧的一掌,他几乎只能艰难的调动些许余力,挥臂格挡。

“不!”

他露出几分绝望无法接受的神色。

砰。

伴随着陈牧一掌落下,这名星辰宗的太上长老,整个人轰的一下,从头到脚一路凹陷下去,被陈牧的罡劲和掌力硬生生的压的武体崩溃,最后直接被震成了一滩血肉碎骨,嵌入了破裂的犹如废墟一般的青石砖中!

又一名换血境陨落!

往日神龙见首不见尾,在世间登临武道绝巅,受到亿万武者仰视的盖世强者,而今在陈牧的面前,却是如同纸糊一般,一个接一个的被陈牧连续拍死!

“走!”

有人眼眸中的神色已是震骇以极,再无任何与陈牧交手的想法。

此人已无敌!

不仅仅是于武道之中无敌,而是于当世无敌,已将武道练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,体魄罡劲乃至心魂皆毫无弱点缺陷,已是真正不可敌的存在了!

可此时此刻,纵然是想逃,也已经是迟了,他们收到乾坤真言的影响,至少数个呼吸之内无法完全恢复,动作皆受到巨大影响,而这也是绝望的丧钟!

啪!啪!啪!!!

陈牧动作丝毫不停,犹如虎入羊群,或一掌压落,或赤手生撕,短短顷刻之间,整个金銮殿前的广场上,便是一片鲜血飞溅,一位位换血境不断的陨落。

“不,不该这样的,不该是这样的……”

玄机阁主程祖脸色苍白,他看着金銮殿前一片惨烈之景象,整个人向后踉跄,口中喃喃自语,眼眸中更是一片无法接受的神色,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被一点点的抽干。

咳!咳咳!!

猛然间,他捂着嘴巴,剧烈咳嗽一声,整个人仿佛终于反应过来,转身就试图往远处逃窜,想要逃离此地,但却在下一刻,身形戛然而止。

他看到的,是陈牧的身影,横跨数十丈,一步来到了他的前方,而在陈牧的一侧,金銮殿前的青石广场之上,已再无任何站立之人,一十二位换血境,已然全数殒命!

陈牧漠然的抬手一指。

噗嗤。

玄机阁主身形凝固,继而缓慢的低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血洞出现在他的心口处,继而滚滚鲜血从他的体内不断的涌出,浸透了他身上的玄袍,与淅淅沥沥的雨水混在一起。

“嗬……”

他看着陈牧,想要说些什么,但口中却涌出了鲜血,只发出一个艰难的音节。

“天……命……”

在从喉咙里滚滚涌出的鲜血中,他咕噜出了一个艰难的词,眼眸中满是茫然的神色,他无法理解为何会变成这幅样子,玄机阁数十年布局,终于扶持韩王登上帝位,往后便由闲散宗派转为朝廷正统,权倾天下,前路一片辉煌。

可结果却是这样,葬送在陈牧的手里,葬送在一个曾经于寒北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手中,曾几何时,陈牧的姓名甚至都没有资格传入他的耳中。

终于。

玄机阁主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站立,噗通一声摔倒在血泊之中,一双苍老的眸子茫然的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穹,光芒渐渐的黯淡下去。

陈牧就这么神色漠然的看着玄机阁主殒命,继而在雨中转身迈步。

天命?

若是过去的他,或许也会思忖,也会困惑,也会迟疑,但现在的他,心中念头一片畅通,他身上没有所谓的天命,从来都没有,自始至终都没有。

因为他,未来必将超脱于这方天地,他的命数又岂是这方天地能够赋予。

玄机阁的卜算没有错。

他们的确抓住了此世的天命。

只是他陈牧……自始至终都不在这世间的天命之内。

淅淅沥沥的雨点洒落,陈牧的身后是一片狼藉和废墟,一地的血肉碎骨,再无一人站立!

他的前方。

只剩下那恢弘耸立的金銮殿,以及往金銮殿后慌乱逃窜的……宣帝姬玄非!

推荐阅读:

江湖枭雄 三国之子修天下 女主她是地府关系户 与妹合租 协议结婚的老婆香爆了[穿书] 在兄妹综艺靠苟活爆红了 我家小姐是男的 hp:和德拉科相爱相杀的那些年 给好兄弟发链接,怎么是校花学姐 星空进化主 末日降临:你练异能我修仙 春日情诗 龙神噬天 魂穿水浒:不做皇帝难道做山贼! 诸天:从手刃甄志丙开始加点 [文野]黑狐狸饲养指南 将门嫡女:禁欲太子爷不经撩 激荡 1981,农村也疯狂 兰陵王世子 快穿:神秘大佬独宠作精小女配 搞穿越严禁社恐 吕布:我夫人来自两千年后 你看我像人吗 苟在修仙界勤能补拙 我是怪物制造者 这个宗门大有问题 易飞赵丽丽 难伺候的她 我重生的,干掉穿书的,不过分吧? 红楼守夜人 兽世:让你生孩子,你直接做女王 忍界种植商,我的盆栽种神树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