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:京师戒严了

用了半个时辰抵达京城外,刚掏出随身令准备递给守城掌司,就听见身后传来马蹄震天响,恍若万马奔腾朝这里来。

我扭头望去,瞳孔微紧,拉着言弃之的手忍不住的紧了紧。

红衣红甲军,是南方五叔齐王的精锐部队!

看着策马奔腾过来的人,比四叔带的人多得多。

四叔脸色微妙的变化了一下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红衣红甲军,眼中阴沉的光芒,恨不得把他们给撕碎了。

我张口问道:“四叔,见到你的盟友,为何不见你有一丝喜色?”

四叔脸上微妙一敛,“谁说四叔不高兴?四叔是太高兴了,一时之间忘记了高兴。”

“是吗?”我冷嘲道:“即是高兴,四叔就得笑啊,不笑,会让侄女觉得四叔带了这么点兵进来会很危险。”

“怎么会危险呢?”四叔反问着我:“四叔是光明正大的跟着安安进皇城的,这要是危险了,安安也会跑不掉的。”

狡猾的四叔,这是警告我,他若在京城出什么事情,皇祖父怪罪下来,我也跑不掉。

“那四叔可要小心了,我这个人喜欢咬人的!”我话音落下,红甲红衣甲军来到城门外与四叔的黑衣黑甲骑对峙。

五叔齐王跳下马。

守城掌司高声问之:“来者何人,可有进京令?”

五叔随手一指四叔:“我们是跟他进京的,进京令找他要。”

守城掌司再道:“按照北凌律法,大批持戒人员进京,必须有相关文书,你们聚集多人在城门口,欲意何为?”

五叔走过来伸手亲昵要揉我的头。

我偏头一躲,言弃之龇牙咧嘴,横在了我的面前,挡住了五叔。

五叔轻眨了一下眼,眼中出现难以置信:“小安安,这是你养的狗吗?不但脏,还会咬人?”

“脏不要紧,五叔,就怕干净了,把你拿枪使!”我反击着五叔,拉了一把言弃之,他瘦骨如柴,浑身散发着血味,力气倒是极大,全身紧绷,就跟困着的小兽谁上来撕谁。

“你在挑拨离间……”

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没有进京令速速退去,不然当属叛军论处!”

守城掌司声音盖过了四叔的话,让四叔的话戛然而止。

五叔笑呵呵的说道:“守城掌司火气可真够大的,稍等片刻,我们定人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四叔缓了一下语气对我说道:“安安,我们进城吧,如同先前说的那样,莫要更改。”

“四叔进去,把五叔留下,这怕是不妥吧。”我为难的继续挑拨离间,希望四叔和五叔咬起来,我渔翁得利。

“没有什么不妥。”四叔眼中寒芒闪烁,带了一分急切。

五叔微微上前:“安安说的对,四哥你进了,我不进,是真的不妥。”

“没有不妥。”四叔话音落下,微微抬手,他身后的黑衣黑甲骑拔出配剑来,五叔的红衣红甲兵也不甘落后,纷纷举起手中武器。

两军对垒一触即发。

突兀。

不远处的侧望峰,出现了白衣白甲骑兵,他们的背后背着强弩弓箭。

我手上用力,差点把言弃之的手给捏断了,这是七叔晋王的强弩骑兵队。

难道我之前做我的梦,是一场预警,五线香烧成三长两短,大凶之兆是应验在此?

“敲警钟,关城门!”守城掌司大惊失色了,手脚并用慌乱的往皇城中退去,命令道:“通知巡防营,找骠骑卫,上表朝堂。”

四叔五叔脸色骤然一变,像约定好了一样同时出手去抓守城掌司,而就在此时,皇城内传来锣鼓声响,锣鼓声响之后,巡防营的通传声音嘹亮起:“应天京师戒严,只出不进……京师戒严,只出不进……”

我微微张着嘴巴,通体冰凉,京师戒严,只有皇上驾崩,京师才会戒严,不鸣钟鼓……

四叔五叔和后来的七叔听到这样的声音,瞬间翻身上马。

我伸手把手腕上的佛珠拨到言弃之手腕上,对他急道:“不想死逃命去吧。”

说完我同四叔五叔他们一样,翻身上马,马鞭重重的挥下,马儿发出嘶鸣,冷风扑面,割在我的脸颊生疼。

连续两次同样的噩梦,不是告诉我去找梦中的那个男人,而是梦里的那个看不清楚脸面的男人再告诉我,皇城将破,我将成为阶下囚,直到新帝登基,死亡。

四叔,五叔,七叔,除了一路狂奔,还放出烟丸召集他们在京都的探子,死士,暗卫。

皇宫外,骠骑卫明显少了很多,根本就不是往常的守卫人员。

四叔,五叔,七叔生怕自己落了单,抢不得先机,个个不要命的往里面闯,骠骑卫猝不及防地奋力防守,七叔的强弩骑兵例不虚发,把防守骠骑卫全部射杀。

他们策马闯入皇宫,我紧跟其后,马蹄踏在青石板上,响起在整个皇宫里。

皇宫纵马,死路一条,他们现在争先恐后,进入皇宫,只要抢得他们想抢得的东西,将来指着谁死,谁就得死。

奉天殿外,我跳下马时,腿脚发软,差点没站稳,四叔五叔七叔已经立在了奉天殿外。

横挡在奉天殿外的是一身素衣的萧子望,他面容憔悴,双眼泛着血丝。

我跌跌撞撞的向他跑去,红了眼眶问他,“皇祖父如何了?”

萧子望扶住了我,嘴角微动,哽咽,“长姐……”

“皇长孙,怎么见到众位叔叔,也不知道打声招呼啊!”七叔率先开口道。

短兵相见,七叔的强弩军是最具优势的,所以他就算和四叔五叔相互制衡对峙,他也是自信满满。

萧子望扶着我手臂发抖的手松开了我,对着四叔五叔七叔拱手作揖,唇瓣颤抖道:“子望,见过几位叔叔,几位叔叔可安康?”

“自然安康!”四叔上前一步,五叔和七叔寸步不让跟着上前,我扯过萧子望,站在奉天殿的台阶上看着他们,底气不足的说道:“燕王,齐王,晋王,你们带兵而来,闯入皇城,进入皇宫,实属胆大包天,本宫奉劝你们一声,现在离开……”

我的话还没说完,五叔道:“京师应天骠骑卫,禁军,巡防营,都给你算上,也只不过区区二十万人,而我们前来,轻骑部队在前,大部队在后,相差不过三十里。”

大部队在后?

我……我越发觉得不对,一般言,粮草先行,兵者在后,大部队不像轻骑带了几天的干粮就可以上路,调兵遣将是需要过程,和粮草支撑。

之前看到他们彼此见到彼此的神色,震惊诧异,足以说明他们彼此并不知道对方会出现在此。

我离开京师去大报恩寺时,皇祖父身体健朗,才短短的五日,他们每个人前来路上就不止五日,又怎会知道皇祖父会在今日病重以及驾崩?

想到这里,我的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,不由自主的猛然转身看着紧闭房门奉天殿。

“少跟她废话。”四叔有些不耐,急切的想进奉天殿,“萧幸,把传位诏书交出来,四叔饶你不死,不然的话,大军压境,你死路一条。”

“没有传位诏书!”我心跳如雷,佯装满脸沉静的对他说道:“皇祖父驾崩,太子是萧子望,你们未得宣召,私自携兵进皇城,就是谋逆造反。”

七叔呵呵一笑:“小安安,不要信口胡说,把路让开,叔叔们会给你一口吃的,不会让你饿肚子的。”

他们三人相互警惕,边说边一步一步的踩上奉天殿的台阶,往上面走。

我拉着萧子望慢慢的后退,萧子望竟然还心软的叫道:“四叔,五叔,七叔,我们都是一家人,你们且不可犯下滔天大错。”

皇位的吸引,让四叔五叔七叔兴奋无比,根本就听不见萧子望好言相劝。

而我带着他刚后退到奉天殿门边,奉天殿门从里面打开。

我和萧子望后背不着力,脚下绊过门槛,直接仰面摔了下去。

四叔,五叔,七叔如箭一样冲来,冲到门口时如雷劈身立在门槛外,脸色惨白如雪,不敢动弹半步。

推荐阅读:

沈长乐谢青棠 历史直播:从秦始皇开始 于淼钟丽木色木 我欲横推此世间 在少年漫扮演美强惨 幽岚传奇gl(原名:奸商传) 重生之江州往事 喜欢和中二魔神贴贴有什么不对吗 不一样的男妃子 我妈是大佬的白月光替身 空降迦勒底随后成为所长这件事 全球异界登陆,我能强化万物杨轩 超神:朕乃始皇帝嬴政! 捡到一个主神空间 葫中仙 长生修仙:每百年一种神级奖励 饕餮崽崽下凡啦,被七个大佬争着塞奶瓶 赵义赵高丛林霸王 请不要逼我做神仙张天 长梦传赵成周老 火车千人穿:对象腰细腿长屁股翘 我在大唐的犯犟之旅张明 这主播真刑! 异世界荒野挑战 五年后她带着崽崽惊艳全球 大明:兵谏逼宫,老朱心态崩了 取暖 超神:开局金乌血脉!蕾娜要认亲 春风又绿杨柳岸 周绪 惊原来师兄修的是逍遥道可宁 白会干正事的巴巴托斯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