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5:是一个蠢货

言弃之瘦弱的肩头骨头咯人,让我产生了一丝心疼,用力的抽回手,不愿意靠在他的肩头。

言弃之眼中闪过一丝紧张,直勾勾的望着我,见我不语,再次说道:“安安靠,一辈子!”

眼中的阴鸷和迫切,似我不同意就要扑过来把我压在身下,圈起来一样。

我缓慢地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把头一扭,望着车窗,手放在自己的腿上,与他拉开一些距离,从荡起的车帘看着外面。

大雪纷飞的天,京城奉天走卒商贩从来不缺席努力的活着养家糊口。

我如同他们一样,从父亲死的那一天开始,就挑起了重担,努力的让弟弟妹妹们活好。

靠别人,自己的亲生母亲都靠不住,旁人又有几分可信?

言弃之瘦弱咯人的肩头又怎么能承受我的一辈子?

言弃之见我不语,也没有再说话,一双眼睛就像据受盯着猎物,一直锁住我,言直到皇宫下了马车。

皇宫里飘洒的积雪,被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,地上的血迹也冲得干干净净。

湿漉漉的宫道上,积薄薄的一层冰,踩在上面咯吱声响,脚下一滑。

“公主小心!”

卫长峰出手扶住了我,眼中快速的闪过一丝心疼之色。

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会在他的眼中看到心疼之色,言弃之抓住了我的手,像被夺了食的狼,对着卫长峰龇牙咧嘴眼神凶悍。

卫长峰神色一紧,怕我受到伤害,对着言弃之就出手,我伸手一格挡,“他不过是一个孩子,卫都尉莫要和一个孩子计较。”

“我是大人,不是小孩子!”言弃之声音闷闷,奶凶奶凶的纠正着我还带着一丝委屈:“我可以牵着安安,不会让安安摔跤。”

手明明包裹不了我的手还在努力的裹着,我笑了笑,带着我自己不易察觉的纵容:“是,你是大人,大人下次不要如此莽撞,卫都尉武功高强,若是误伤,那可就不好了。”

我细声的安抚着他,之前卫长峰眼中闪过的心疼之色,大抵是我眼花看错了。

“我也是很厉……”

言弃之话还没说完,夜放匆匆忙忙的赶来,人还没到声就到:“公主,大事不好了。”

夜放惊慌失措,让我忙挣脱言弃之的手,迎上她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夜放屈膝禀道:“奉天殿那边传来消息,皇上圣怒,皇长孙已经被罚跪在外。”

我脸色骤然一变,挨脚就走,边走边对急忙转身跟着我的夜放,问道:“皇长孙被罚跪在外,太傅呢?”

夜放道:“太傅正在奉天殿,皇上圣怒,无人敢靠近,具体不知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听到此言,又联想到外祖揣测皇祖父可能要换储,心中一方面没有底,一方面又拼命的想着如何让萧子望逃脱皇祖父的责罚而不让他失望。

来到奉天殿外,提着裙摆台阶刚奔上一半,杯盏碎片从上面蹦了下来。

我心头一颤,瞬间拉了一把跟在我身侧的言弃之,没有让上面碎片蹦到他的脸上。

他浑身紧绷,上前一步,明明还没有我高的身体,进入了状态一般挡在了我的前面。

我脚步骤然一停,回头看着那一片碎片顺着台阶崩了下去,不再往上面走。

夜放见我停下来,急切道:“公主,为何停下来?咱们不上去看看吗?”

我后退了一步,下了一个台阶,我盯着奉天殿的檐沿结冰锥,半响道:“不去,是我想差了,不该来奉天殿,而是该去朝华宫。”

“昭华宫是德妃的住处,德妃已告病许久没有出宫,给皇后娘娘请安了,公主现在过去,不一定见得到德妃娘娘。”夜放带着不解的说道:“公主去了,只会碰壁,救不了皇长孙。”

“我当然知晓,先下去!”我说着垂下眼帘,言弃之不知什么时候挡在我前面的身体扭转过来,盯着我的脸。

我嘴角缓缓勾起,他看见我的笑容一愣,急忙垂下头颅,耳尖发红。

退下台阶之后,我对夜放勾了勾手指头,夜放低头凑过来,我对着她耳语几声,她眼睛瞬间一亮,躬身道:“奴婢这就去做,公主在此等候。”

我微微额首,让卫长峰离开,招手言弃之一起站到一个视野开阔之地,我眺望着奉天殿,言弃之在我的身侧凝望着我。

大约一刻钟,昭华宫的主人五叔齐王的母亲德妃,带着宫人满眼慌乱紧张匆匆的往奉天殿上赶。

夜放回来把属于五叔调遣红甲红衣甲军的令牌放在了我的手心里,禀道:“奴婢找人去说,德妃娘娘先前不信,看到齐王令牌,她才相信齐王未得宣召进了京。”

“她去看过齐王了吗?”我幽幽地问道,眼盯着奉天殿,耳朵竖起来,德妃自从五叔封王,她请旨几次三番要去五叔封地都被皇祖父驳回。

而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连平日给皇祖母的晨昏定省,近些年来都起不来身去了。

夜放恭敬的回着我道:“德妃娘娘没有去见齐王,但是已经派人去查了,关押齐王晋王燕王的地方重兵把守,只要去了,就能察觉不对!”

我细细摩擦着令牌:“再派人出宫通知七叔的外祖家,一去试探他们知不知道七叔进城,二是看看他们会不会为七叔卖命。”

夜放得到我的命令,多嘴一言的问道:“不需要通知晋王母妃林昭仪吗?而是直接通知他的外祖家,他们会不会在外面率先想法子救晋王?”

“林昭仪那边不需要我们去通知,德妃为了五叔会亲自上阵告知林昭仪的,到时候我们只要在旁边煽风点火即可。”我说着眼睛一亮,看见萧子望被许承恩扶在了的台阶沿边,脸色一沉:“照我说的去做,无需再多问一眼。”

“诺!”

夜放应了声音,退了下去。

我看了一眼的冬初和夏霜,他们两个即刻上了台阶,去把萧子望扶了下来。

许承恩站在高阶之上,对我拱手行了一个礼,摆了摆手,转身颤颤巍巍离开。

萧子望被我带回太子东宫,我倒没开口问呢,他率先开口,语气中带着愤慨:“长姐,江山社稷,君为轻,民为重,血浓于水亲情如民,你觉得此言有错吗?”

我眉头微微蹙了起来:“皇祖父让你请太傅过去,讨论的是江山社稷,还是血浓于水?”

“两者有何不同?”萧子望走到烧的旺盛火炭的炉子旁,伸手放在炉子上烤着:“我就想问长姐,血浓于水,亲情如亲民,有何错?”

“你说有何错?”我反问着他,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:“你是觉得皇祖父不讲道理,平白无故让你罚跪在奉天殿外?”

“我并无此意!”萧子望把烤热的手,相互搓了搓,弱弱的满是痛心的说道:“子望只是觉得骨肉亲情,是最难割舍的东西,同身为一家人,本就该相亲相爱,而不是像今日一般,皇祖父差点杀了他们。”

怪不得皇祖父会生气,他这样软弱的性子,不问青红皂白到处顾念亲情的样子,是我,也会大动肝火。

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无论多少亲情骨肉,为君者,必须要有压制四方的魄力,必须有斩断骨肉亲情的冷漠无情,他倒好指责起皇祖父不顾亲情骨肉,简直是放肆胡闹拿命去玩。

我压下心中的火,缓缓地说道:“子望是一个聪明的孩子,你该好好理解江山社稷四个字真正的含义,过小年之前,好好在太子东宫想这个问题,皇祖父若是不宣召你,你哪里也别去。”

萧子望听到我的话皱起眉头,对我拱手带了一丝愠怒道:“长姐,血浓于水,我不能放任皇祖父不顾亲情伦理杀了四叔五叔七叔!”

推荐阅读:

史前第一祭司[基建] 阴阳魔术师 鬼妻如玉 赛博修仙五千年 逆天邪神:重生龙白 都市之仙王重生 玄幻:符文发明家陈木陈朵 冰河世纪:我觉醒空间异能 我也很想他 大唐:神级熊孩子 我的傲娇女总裁 万能CEO 意外得了个老婆 宰武 摊牌了,我是年代文里假千金的绊脚石 神谕之王 仙路长青苏三微 穿越雨化田,开局葵花宝典大圆满日更两万我成神 刘文午夜抽着烟的老猫 我的绝色小师姐萧晨 锦绣GL 凤琴传奇 月轻尘龙司绝萧天澜月芳菲美萌萌 娇妻在上:穆少,轻点疼 仙为仆,帝为奴,朕统一诸天万界 缀以繁星的书店 悟性逆天,我在大秦建立无上仙朝 末世从逃生开始 十二生肖:男神的错误打开方式 诸天从陆小凤开始 锦瑟 快穿:论虐渣的七十二种姿势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