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集:弦歌问情

韩菱纱:说起来,陈州才算得上是淮河岸边真正的宝地~传说天神伏羲在这儿设下了先天八卦之阵,再厉害的妖魔也不能作乱。而且历朝历代的皇亲国戚都特别偏爱这里,最最有名的要数那个才高很多斗的曹、曹……曹子佳?

韩菱纱:不对、不对,梦璃你在书上读过吧?那人叫什么来着?韩菱纱:…………

韩菱纱:云~天~河——!!竟然又给我乱跑,还把梦璃一起拐走!韩菱纱:(真是被他气累了……)韩菱纱:…………

书生:姑娘息怒,姑娘息怒!我家的小黄胆子特别小,别人一吼它就害怕……韩菱纱:……胆子这么小,还做什么狗。

书生:岂、岂有此理……脾气这么坏,还当什么女人……韩菱纱:你说什么?有胆子再说一遍!书生:没有,不敢、不敢,小生先走一步!

韩菱纱:(云天河!不要让我找到你,姑娘我自从遇到你以后衰事连连,现在连狗都欺负我!)韩菱纱:好哇!总算给我找到了!云天河:菱纱,你快来~

韩菱纱:来什么来!你又到处乱跑!嫌以前闯的祸不够多是不是!

云天河:我、我也不知道,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……呵呵。韩菱纱:……

柳梦璃:菱纱,是我不好……我见云公子看新奇的东西看得入迷了,越走越远,本想把他喊回来,结果却也……www.qxnsu.com 梦幻小说网

韩菱纱:好梦璃,你别事事都替这傻瓜担待。四处逛逛也没什么啦,可千万别不打招呼就消失,害我担心……

云天河:菱纱,我想买样好东西~可身上没钱,你有吗?能不能给我?

韩菱纱:…………居然还有脸说,一点不知反省……真服了你……云天河:反省?

云天河:我知道啊,爹说过有句话叫“一日三省吾身”,意思是一天要反省三次,今天的三次我都用完了,所以剩下的留到明天再做。韩菱纱:你…………

柳梦璃:我看……不如先听听云公子说的吧,他这次倒也是一番好意呢。韩菱纱:唉,说吧,你到底想买什么?云天河:那个……韩菱纱:这是……韩菱纱:你想买琴?要送给梦璃?云天河:不是、不是,就是买她!

韩菱纱:她?……她?!你要买的竟然是……太胡闹了!你这色心不死的野人!不行!我绝不同意!云天河:可是……韩菱纱:少废话!不行就是不行!??:姑娘莫要误会。

??:我只是答应为云少侠唱上一曲,还未来得及告诉他不纳金银,我只想求他帮我一个忙。

韩菱纱:……真的?只是唱歌?还不要钱?我看要帮的忙肯定麻烦……

柳梦璃:……菱纱,我刚才听这位姑娘抚琴,曲意凄婉哀伤,好像有莫大的痛苦。我们要是力所能及,就帮帮她吧。好吗?云天河:对、对啊,我也觉得是要帮她!韩菱纱:……

??:两位姑娘,还有云少侠,若是愿意耽搁片刻,我自会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你们……柳梦璃:我们自然愿意听。

韩菱纱:(……如果很麻烦,不就耽误了找怀朔的事……)

韩菱纱:……说了这么久,还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姑娘?

??:三位叫我“琴姬”便好,已为人妇,又哪敢再以姑娘自居。

琴姬:这位柳姑娘说我曲意哀伤,心中痛苦,倒是言重了……

琴姬:人生在世,难免有许多妄念,我有个心愿未了,怕是到死都看不破……云天河:心愿?是什么?琴姬:这可得从头说起——

琴姬:我自幼喜爱音律,却更是仰慕世间的高人侠士,及笄之后便出门闯荡,仗着一身武艺惩奸除恶,倒也十分痛快。韩菱纱:呀,了不起!你竟是个锄强扶弱的女侠!

琴姬:什么女侠,也不过是年少时的胡闹……后来我因音律结识了陈州秦家的独子,他虽不懂武功,也很文弱,却是我见过最好的人,没过多久他就将我迎娶入门。韩菱纱:那很好啊,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~琴姬:…………柳梦璃:莫非……他有负于你?

琴姬:不,他对我很好,我们在一起钻研曲谱,他还教我读书写字……那真是、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日子……

琴姬:可惜……不管我怎么做,也做不来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,让公公婆婆开心……柳梦璃:那你相公呢?这些事他知道吗?

琴姬:他?他那样孝顺的一个人,当初为了娶我,却不惜违逆家里的意思……只是这种事又怎能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犯……

琴姬:渐渐地,就算有相公陪伴,日子也变得越来越难熬……我那时就有了重出江湖的念头……直到有一天,我又惹得婆婆不高兴……那一次连相公也责怪了我几句,我一怒之下留书出走……

韩菱纱:……与其在家里受气,当女侠说不定还自在很多呢。

琴姬:岂止是女侠?每个学剑的人都梦想成为上天入地的剑仙,我也是一样,离家以后就遍访名山大川,求仙问道……云天河:哦~原来你也喜欢在天上飞。

琴姬:……可能人心就是这么不知足,当我剑术大进,反而常常想念相公,他的身子本来就不是特别好,我很担心……我为自己找了很多理由,想回到陈州来看看他……柳梦璃:那后来呢?你见到他了吗?琴姬:我回到陈州时,才知他已过世好几个月了……韩菱纱:他、你相公是怎么了?!怎么会……?

琴姬:听说相公在我离开后身子更是糟糕,婆婆为他定下一门亲事冲喜,但新妇过门没多久,他还是去了……

琴姬:我曾经想过千百遍和他重逢的情形,我宁可他骂我、不原谅我,也不要这个样子……柳梦璃:……那,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帮你?

琴姬:……如今后悔也没用了,我根本不知道秦家把相公葬在哪里,我只想去千佛塔,在他的牌位前上柱香,请他原谅我以前的不懂事……云天河:点柱香有什么难的?我天天都会点给我爹啊。

琴姬:云少侠有所不知,陈州的千佛塔中供有佛门圣物,塔顶有圣光投下,所以不单是本城,许多有钱人都千里迢迢把亲眷的牌位送来此地,想要他们的魂灵受佛祖保佑。

琴姬:秦家当然也是一样,他们还曾经捐钱修塔,和方丈也颇有交情,或许是秦家知会过什么,那些僧人根本不让我进塔,我也想过在夜里进去,可是为了守护圣物,那儿夜里更是有武僧把守……

琴姬:我看得出诸位身手不凡,只想请你们帮我,让我进入塔内,祭拜亡夫。韩菱纱:可是,以你的剑术竟然打不过那些和尚?

琴姬:……说来也是阴差阳错,当初听到相公过世,我伤心欲绝,想到他生前不喜我舞刀弄剑,便立下重誓再也不使用一身武艺,谁又料到后来有这许多波折……

琴姬:……那以后我一直在陈州街头弹琴,想要找到心地善良又身怀武艺的人帮帮我。

韩菱纱:那秦家人也太过份了,人都入土了,祭拜一下又不会怎样。这个忙我是帮定了!云天河:对,我也要去!柳梦璃:既然这样,是否需要我们今夜就进入千佛塔?

琴姬:有劳各位,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一生一世都铭记在心。

柳梦璃:你太客气了,我还想听你弹琴唱歌呢,所以也不算白帮你~

琴姬:……多谢。这样,今日戌时我便在湖心岛的千佛塔下等你们。柳梦璃:嗯,一言为定。

韩菱纱:……哎,老天爷也太会作弄人了吧?明明是一段好姻缘,偏偏变成这样。

柳梦璃:这次也多亏云公子误打误撞,不然我们可能就错过了……云天河:是吗?呵呵~

韩菱纱:少得意,琴姬的事和你乱跑胡闹根本是两回事……云天河:哦…………柳梦璃:到戌时还早,不如我们先在城里四处看看。

韩菱纱:好啊,被这样一闹,我精神又好些了呢~去逛一逛,要是能遇上怀朔他们就太好了。柳梦璃:嗯,若是累了,再去客栈歇息。韩菱纱:刚刚好耶~快到戌时了。

韩菱纱:走吧!从客栈西边的渡口乘船,就能去湖心岛了。云天河:哟嚯~去打坏人啰!韩菱纱:……白痴,哪来的坏人……柳梦璃:云公子真是好心人琴姬:……一切就有劳了。云天河:呵呵,包在我身上!韩菱纱:太奇怪了吧?这一路上竟没遇见半个和尚。云天河:对啊,坏人呢?在哪里?

琴姬:出家人讲究六根清静,无论何时都是空门大开,只不过塔中的圣物实在很重要,寺院才会派人把守。柳梦璃:……塔门似乎关着,我们要如何进去呢?韩菱纱:我瞧瞧~韩菱纱:有了,看那边!云天河:什么那边?云天河:菱纱,你是不是又要学老鼠打洞?柳梦璃:……噗~韩菱纱:打、打洞?!韩菱纱:(……我倒觉得比较想打人……)琴姬:韩姑娘可是想从窗子进去?

韩菱纱:嗯~正门看起来又厚又沉,从那儿走八成会打草惊蛇,不如赌一把,试试窗户啰!琴姬:……也好。柳梦璃:……这千佛塔内确实是宝气庄严……

琴姬:秦家家大业大,相公的牌位应该是供在最上面几层,我们边走边找吧。云天河:好!韩菱纱:啊,这里有人?!不是和尚!

姜氏:……我知道,终有一天你会来的……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,但是我一眼就能认出你……琴姬:你是……?姜氏:想不出吗?……我却是一眼就认出你了。琴姬:……!你是秦逸他、他的——姜氏:他的妾。

姜氏:……直到相公过世,我也做不了他的妻子,你尽可安心,我的名份永远都只是一个妾。琴姬:我……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……

姜氏: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在相公和公公婆婆心里,我却胜过你这个妻子百倍千倍!

姜氏:若不是相公心肠太好,顾念一点旧情,今天又哪里轮到你坐正妻之位!琴姬:…………

韩菱纱:喂,你别这么尖酸刻薄地欺负人!人都过世了,争这些有的没的名份还有什么用!姜氏:小姑娘,你说的太好了。

姜氏:没什么可争的,毕竟相公生前,是我日日夜夜侍候左右,替他熬药穿衣,他也待我惜如珍宝。

姜氏:夫妻同心,心意相连,就算……就算他的病再也没法治了,这短短数月,不也如神仙眷侣一般——琴姬:不、不要说了!姜氏:怎么?你不爱听?不爱听我和相公是如何恩爱?

姜氏:你可知,妇人妒忌、合当七出?也难怪公公婆婆不喜欢你——琴姬:求你……求你别再说了……

琴姬:我今天来……只是想给相公上柱香,很快就走……姜氏:走?是啊,你又可以抛下他,就跟从前一样。琴姬:不是的、我不是——

姜氏:不是什么!你知道吗?自从相公去了,我怕他一个人孤单寂寞,每天都来这儿陪着他,从早到晚都待在他身边。

姜氏:可你呢?!你抛下了他整整四年!不是四天、四个月,是四年!琴姬:我!……

姜氏:不用说了!!你如今要说的话,相公他若泉下有知,也不会愿意听的!琴姬:…………姜氏:你要上香,可以!但须得答应我一件事!琴姬:……什么事?只要我能做到……

姜氏:放心,你当然能!这件事一点都不难!我要你上完香之后,即刻离开陈州,永远不许再回来!你根本不配待在这里!韩菱纱:太过份了!凭什么?!柳梦璃:……韩菱纱:琴姬姐姐……琴姬:……我、我答应你……琴姬:……心愿了却,我再也不踏进陈州半步!姜氏:这样最好,我想相公他也不愿意再见你的。琴姬:多谢……告辞!韩菱纱:哼,真没礼貌!

柳梦璃:……菱纱,走吧,孰是孰非,不是我们可以说的。琴姬:……

韩菱纱:那个女的,好讨厌!陈州又不是她家大院,要由她做主!琴姬:……别说了,她也不过是个可怜人……韩菱纱:她……她说的那些,你不生气吗?

琴姬:……生气又有什么用……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……如果当初没有意气用事,再和相公想想别的法子,或许……或许很多事情就会不同了……

柳梦璃:嗯……我看那女子满面怨怼……她说的,也未必全是真的……[

琴姬:……生人已逝,真的还是假的,已无所谓了……若她令相公开开心心过完那段日子,我反倒只有说不尽的感激和惭愧……云天河:……你这么说,和我爹说过的好像……

云天河:他说真心为一个人好,就是要让她天天高兴,就算那个人不喜欢自己,甚至根本不认识自己也没关系。

琴姬:……这话一点都没错……世人只盼做神仙的好,却不知心有牵挂,无论圆满不圆满,也胜过孑然一身……韩菱纱:琴姬姐姐,以后……你要去哪里呢?

琴姬:……与琴相伴,四海为家,走到哪里便是哪里了。

琴姬:其实……记不清有多少次,我真想放下尘世一切,就这样随相公去了……韩菱纱:琴姬姐姐……

琴姬:……可是,我对不起相公……我没有脸去见他……

琴姬:我告诉自己,至少……要放下武功,尽心搜集历代的乐曲残谱,替相公了却生前心愿,或许……或许这样……他才愿意在梦中与我见上一面……韩菱纱:琴姬姐姐,别这样,你……

琴姬:不用担心……该怎么做,我心里很清楚……我不在相公身边的时候,他一定也很痛苦、很伤心……如今,我不过是尝到昔日的苦果,又凭什么一死以求解脱呢……韩菱纱:……

琴姬:……各位的热血心肠,琴姬不胜感佩,既已说过为你们歌唱一曲,自当信守诺言——柳梦璃:……细雨飘,轻风摇,凭藉痴心般情长……

韩菱纱:琴姬姐姐……她是用自己全部的心和命在唱这首歌啊……太悲伤了……为什么上天要让两个人有缘,却又无份……

柳梦璃:……或许人和人之间的缘份,都是注定的……等到上天要收回的时候,连一天一刻都不会多等……

韩菱纱:……这样,好残忍……要我选的话,我宁可一开始就不认识那个人,也好过相识以后却要生离死别……

云天河: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……就算我们三个明天就会分开,我也不后悔认识你和梦璃。

云天河:爹说过,活着的时候要尽欢,死的时候才没有遗憾,要是因为害怕以后的事,一直避开当下的事,那活着也不会开心的,还有什么意思。

柳梦璃:……我想、我明白云叔说的……与其担心人生无常,不如多珍惜眼前时光……多珍惜和重要的人在一起的时光啊……

云天河:差不多吧,反正每天都要过得开心,以后想起来也就没什么遗憾了。韩菱纱:……是吗?……生尽欢、死无憾……

姜氏:……相公,那个人,就是你直到过世前都念念不忘的女子?她……比我好吗?

姜氏:相公,我从小就一心一意喜欢着你,只想做你的妻子……可是为什么、为什么你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……

姜氏:……后来她把你抛下,姑妈说要我嫁入秦家冲喜,你知道……我有多高兴吗?

姜氏:我想好好照顾你,让你忘记那个女人,从今往后只想着我……可你、你怎么忍心看都不看我一眼……

姜氏:……相公……你在那边会冷吗?是不是很寂寞?我来陪你好不好?

姜氏:……先前我只是不甘心,想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把你迷得神魂颠倒,今日终于见着了,她……不过是个很寻常的女子,没有我美……也没有我对你那样好……

姜氏:相公,你要记得,这世上只有我是最爱你的,不管你在哪里,我都跟着……不像其他人会把你抛下……韩菱纱:……天河,醒醒!云天河:唔……韩菱纱:出事了!云天河:……什么……好困哦……

韩菱纱:……昨天,我们在千佛塔里见过的那个人……她……她自尽了……云天河:啊?!

韩菱纱:想不到……她的性情那么烈,……也许……我昨天不应该那样讲……我……我实在是……云天河:…………韩菱纱:你……怎么都不说话?

云天河:……我觉得,那个女的说不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……韩菱纱:了不起?

云天河:她……是想去陪那个男的吧?那是她自己的愿望。我爹说过,人能够按自己的愿望选择生死,不管对错,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

云天河:所以我想……要是我们可怜那个女的,她大概也不会高兴……韩菱纱:…………也许,你是对的吧……

韩菱纱:……她生前不一定被相公所爱,死后却一定要去争,这份心意,也很让人动容了……

韩菱纱:……不过发生了这种事,总是让人难过……一个人,昨天明明还和你说话、还会动,今天却哪里都找不到了,这样的感觉……一点都不好受……

韩菱纱:……算了,不说了……我们还是下楼去找梦璃吧,她都起来好久了。客人甲:听说没?城里首富家中又出大事了!客人乙:你说那个秦家?!

客人甲:不然还有谁!他们家的媳妇昨夜在千佛塔里自尽了!仵作看过,说是吞毒死的!更奇怪的是,守塔的僧人都说昨天夜里有人闯进去,偏偏又讲不出贼人相貌,方丈已经决定关闭禅寺三个月,秦家的人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!客人乙:竟有这等事?!你又如何知道的?

客人甲:嘿嘿,我表弟是禅寺的伙头,这事当然比别人都清楚。

客人丙:唉,可叹世上痴情女,丈夫死后竟如此贞烈……璇玑:——哎,那个女的好可怜哦……

韩菱纱:两位,想不到真的会在这里遇上,我们找你们好久了。

璇玑:找我们?难怪到哪都会遇上……你们干嘛要跟着我和师兄啊?怀朔:璇玑!韩菱纱:没关系,其实小妹妹说的也对。

韩菱纱:我叫韩菱纱,他叫云天河,我们特意赶来陈州,便是想拜入二位的师门!璇玑:什么?要入我们琼华派?!

云天河:穷华派?是啊,我最想学那招御……对了,御剑飞仙!璇玑:不行不行,修仙哪有你们想得那么容易!

韩菱纱:小妹妹,我们自然知道不容易,但早已下定决心了。璇玑:什么小妹妹,总这么喊,人家哪里小啦!

韩菱纱:那……璇玑姑娘,你和你师兄能不能带我们入门拜师呢?当日在巢湖,多亏你师叔仗义相助,不然我们早成了妖怪的口粮,那之后对剑仙之风更是仰慕——璇玑:师叔?你、你不会也看上我师叔了吧?怀朔:璇玑,怎可这样讲话!怀朔:实在抱歉,小师妹她——

韩菱纱:没什么,我们求仙是一片诚心的,更感激剑仙出手相救,怎敢有其他念头,璇玑姑娘也不过是心直口快。

韩菱纱:……我见璇玑姑娘聪明伶俐,一定很得令师叔的喜爱吧?璇玑:哼,算你有见识。璇玑:……喜爱,嘻嘻~怀朔:璇玑……

璇玑:师兄,不如就帮他们一把好了~师父不是常说做人要时存善念吗?反正最后能不能入门还要看他们自己。怀朔:……唉,你啊,真是个孩子。

怀朔:好吧,既然三番五次有缘相遇,或许也是天意……韩菱纱:真的?!你们答应了?韩菱纱:太谢谢了!韩菱纱:天河,叫上梦璃,我们一起走吧!韩菱纱:……对啊,梦璃呢?云天河:我也不知道,没看见她。怀朔:你们是说上回在女萝岩见过的那位姑娘?韩菱纱:嗯,可是她不知去哪里了……

怀朔:无妨,我和璇玑没追上紫英师叔,正要赶回门派中,不如就御剑带你们过去,费不了多少工夫。韩菱纱:多谢。那,什么时候动身呢?

怀朔:待那位姑娘来了,你们就到城门口去吧,我和璇玑在那儿等着。韩菱纱:好!韩菱纱:……想不到竟然会这样顺利。柳梦璃:菱纱、云公子。韩菱纱:好梦璃,你到底跑哪去了?柳梦璃:我见你们迟迟不下来,就去买了些香……韩菱纱:那,我们快些去城门口找怀朔师兄妹吧柳梦璃:你们,已经见过面了?云天河:是啊,那个人是好人~答应带我们飞去仙山。柳梦璃:…………韩菱纱:怎么了?你好像一点都不高兴呢。

柳梦璃:我……只是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,心里总是不舒坦……

韩菱纱:……别再想了……昨晚你不是已经说过了吗?我们都要珍惜当下,在一起时就要开开心心的,别辜负了来世上走一遭。柳梦璃:嗯……柳梦璃:刚才为等我耽搁了,实在过意不去。

怀朔:姑娘多礼了。其实倒没耽搁什么,我也正好陪璇玑去买糖葫芦——璇玑:师~兄~~璇玑:这么丢脸的事不要拿出来说嘛~怀朔:好~不说不说。

怀朔:诸位,本派虽距陈州有万里之遥,但以御剑术一盏茶的工夫即可到了,只不过我与师妹只得两把佩剑,这么多人怕是不行,所以想借云兄弟的佩剑一用。云天河:好啊,你拿去。怀朔:……!!这把剑造型十分特异……

云天河:唔,我以前也不觉得,爹把剑给了我以后,我就一直用它了,下山后见的多了,才知道它确实和其他剑长得不太一样……

璇玑:师兄,这剑怪模怪样,连剑格都没有,和寻常的样子差太多了,说不定铸它的人只是想哗众取宠……

怀朔:这……倒也不能妄下定论……此剑灵力强大,并且其中蕴有巨大寒气……

怀朔:云兄弟难道没有察觉?平日使剑不会被寒气伤身?云天河:伤身?没有啊,这剑我耍着玩好久了。

韩菱纱:这野人身体强壮、四肢发达,那点寒气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吧……

怀朔:……这便奇了,莫非云兄弟修炼了何种高深的内功或法术?云天河:没啊。韩菱纱:他最擅长猎野猪还有吃饭,其他都不会。韩菱纱:(哼!讽刺你一下。)云天河:对对对!还是菱纱知道我。韩菱纱:(……白痴……讽刺你一点用都没有……)柳梦璃:如此说来,这是一把很不同寻常的宝剑?怀朔:不错。

韩菱纱:……有的时候是怪怪的,可平时也不见它特别厉害呐……

云天河:这剑我从小就用,也没啥特别,前些日子突然变得有点怪……威力大了些,摸起来更冰凉,夏天用最好,呵呵。韩菱纱:(真是糟蹋宝贝……)

怀朔:姑且不论此剑,即便宝剑有灵,所持之人也要有与之匹配的力量方可激发,否则人不可役剑,剑无以护人,也是无可奈何的事。韩菱纱:哦~听着就很有道理,不愧是修仙练剑的人。怀朔:云兄弟,令尊可是一位高人前辈?云天河:令尊?……啥东西?韩菱纱:哎,就是你爹……

云天河:哦,爹就是爹,不是其他什么人,不过我知道他很了不起的~呵呵。

怀朔:……可惜我相剑之术所学不精,看不透此剑深浅。[悬念……]

怀朔:罢了……我们即刻起程吧,青冥之中务必要心无杂念,不然——璇玑:不然从天上掉下来,我和师兄可不管哦,嘻~怀朔:你啊……起点

推荐阅读:

娱乐:主仆系统,开局精控天仙 农门小娇妻,殿下狠心急! 时空之永恒 道断修罗 龙枭 四合院:我的鸡不一般,下各种蛋 权力红人 喜欢和中二魔神贴贴有什么不对吗 都市仙尊 重生八四之我要活的精彩 儒道读书人 某柯学的克莱因壶 江辰我是小法师 零一号周刊 世界盗墓风云 叶南霄江楠楠 拒婚后秦家主被我碾压了 穿越雨化田,开局葵花宝典大圆满日更两万我成神 重生柯学界之我到底是男是女铃樱琼子 让你卧底,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 秦枫昆仑鱼 吾妻甚是迷人 吾凰万岁 NPC女神启示录 我的故事会 重回失去清白前,她撩翻最野大佬 退婚后,我成了战神世子妃 官婿美人图陈志远林之雅 是津岛,不是五条! 独宠外室?我入东宫转嫁病弱太子 灵异爷爷 凌总追妻有点甜有几个男主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