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 惹错人二

将放在手边的酒杯推向了一边,白瑞的神情看上去十分严肃。

“妈,大哥和我们不亲,要是没什么事,你认为我会相信吗?”

终于摊牌,他只是要眼前的生母明白一件事,从小开始,他的心中就存在着一根刺,这根刺隔开了白佑寒和他们兄弟之间的距离。

欧梅还想说些什么时,却被下楼来找水喝的白歌打断了下言。

“哥,你和妈怎么在餐厅里。”他睡得迷迷糊糊,精神看上去有些涣散。

白瑞没说话,走进厨房为弟弟倒了一杯水,走出来递给白歌。

喝完水,他没在餐厅停留,马上往楼上走去,白瑞不想与欧梅继续话题,选择往楼上走去。

“妈,晚安。”走出餐厅,他向欧梅道别。

望着白瑞上去的背影,她的心情变得无比沉重。难道是白佑寒在他们面前说了什么吗?想来想去,只想到这一点,若不是的话,怎么会突然遭到大儿子的刁难呢?

心中顿时对白佑寒充满了很强烈的敌意,欧梅气的将放在餐桌上的酒杯用力抓起,然后狠狠砸在了地上。

已经经过他,不要招惹她,既然不听,那就后果自负。

白瑞回到楼上后并未睡去,躺在大床上,想着白佑寒说过的话。当年妈妈一定是对大哥做了什么,按照大哥的为人,不会平白无故的发脾气。

他想天亮后去找白佑寒,无论是什么事,该知道的总该知道。

伟杰从医院回来后,刚走进大宅,白佑寒正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的回来。

“蓝羽还是没醒吗?”

他的表情里带着些微普卷的神色,“是,医生说已经过了危险期。”

走进客厅,伟杰坐了下来。

“和翎哥坦白了身份,他还记得小时候的我。”

童年的记忆是那么弥足珍贵,也许,对眼前的伟杰而言,最可贵的记忆是和蓝羽在一起的时光吧!

“蓝羽的事你多上点心,蓝翎那边我也会和他去谈。”

说完后,白佑寒从沙发上起身。

“去睡吧!今天大家都累了。”他要伟杰先进去休息。

夜,静悄悄的,偶尔能听见车子驶过的声音。

洛念梦照常上课,伟杰在送她去上学的路上,接到蓝翎的电话,说蓝羽醒过来的消息。

“你先去医院看望蓝羽,我自己可以坐公交车去上学。”她要伟杰先去医院看望好友。

他先开车载洛念梦去公交车站,“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。”

下了车后,她要伟杰开车小心。

街角的另一边汪雨菲坐在车内,对着一旁的男子指着洛念梦所站着的方向。

“就是那个女孩,要是抓不到的话,休想得到一毛钱。”汪雨菲咬着牙吩咐,说完后推开车门下车。

盯梢的男人记住了洛念梦的相貌,打算在人流稀少的地方下手。

乘上公交车后,她看着车外面川流鼻息的人潮,想到在医院里的蓝羽,到了学校后,打算去找韩睿泽。想带他一起去看望好友,兴许她会高兴。

上课铃声响起后,洛念梦专心上课,这堂正好是美术课。

“梦梦,蓝羽呢?”他有些奇怪,一向不缺席的人怎么会没来上课。

洛念梦随着他走出了教室,两人在外面交谈了几分钟。

“昨天小羽出了车祸,现在躺在医院里,要是可以的话,老师下班后和我一起去医院看望她吧!”她主动约上韩睿泽。

关于蓝羽出车祸的事,他压根没想到,表上的神情变得万分紧张。

“怎么会?”韩睿泽有些难以置信。

大致的事情来龙去脉,洛念梦讲了一遍。

两人进去了教室,继续上课。

医院里,蓝翎,伟杰站在VIP加护病房外面,耐心等候着医生的检查结束。

没等多久,医生打开了病房的门,

“病人的情绪有点激动,你们最好不要刺激她,腿伤有些严重,可能需要做一段时间的物理治疗。”医生宣布检查结果。

只要不是瘫痪,目前这个结果蓝翎能够接受,至于伟杰的表情十分担心。

“白白医生。”

两人向医生道白后,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。

躺在病床上的蓝羽见到出现的伟杰,马上大声喊了起来。

“出去,你给我滚出去。”然后无助的望向蓝翎,“哥哥,把他赶出去。”

蓝翎很心疼妹妹的遭遇,看了一眼伟杰。

“你先出去等着,这里有我。”放低声音,交代了一声。

无可奈何之下,伟杰只好选择暂时离开病房。等到他出去后,蓝翎走到了蓝羽的病床前,拉过椅子坐了下来。

他露出疼爱的目光,手指将蓝羽额头前的碎发拨到一边。

“小羽,腿伤没什么大碍,就是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物理治疗。”他握住了妹妹的小手,“你还记得弘一吗?”

那个名字曾经是一个禁忌,没人敢在她面前提及。

躺在病床上,目光显得有些呆滞。

“不认识,也不想认识。”那个被曾为弘一的孩子,曾经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。

很可惜,他的不告而别,毁了蓝羽的童话美梦。

“哥哥知道你其实还记得他。”蓝翎不想让妹妹再继续逃避。

双眼里有泪水滑落,“那又如何呢?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是什么身份,什么背景。离开了也好,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。”

蓝翎没料到妹妹对小时候的弘一有了如此强大的排斥,看来,伟杰的真正身份不该告诉她。

“以后都不想见到那个人,如果你疼爱我的话,就依我一次吧!”蓝羽的表情有些痛苦。

那天晚上她有醒过,只是没来得及睁开双眼。很意外的听见了伟杰对蓝翎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。

看来,这里是不能继续留下来了。多年前他不告而别,多年后换她不告而别了。

他们从一开始就不该相遇,不想碰面。

“好,我都依你。”蓝翎轻拍着蓝羽的手背。

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风景,她淡然的开口。

“等病好了之后,能不能送我出国。想出去留学。”总之离开这里远远地,去哪里都行。

从来没见过蓝羽一本正经的样子,蓝翎怔了怔。

“一切等你病好了再打算好吗?”他安抚妹妹。

不再出声回答,蓝羽望着窗外的风景暗自出神。等到她熟睡后,蓝翎轻手轻脚的走出了病房,见到他出来,伟杰连忙起身。

两人来到了医院外的庭院,午后的太阳遮住了一般的楼层,阴暗的角落还有阳光晒过的气息。蓝翎掏出一支香烟,也丢给了伟杰一支。

抽了一口香烟,他平静的开口。

“蓝羽似乎还不知你的真实身份,她说想出国留学。”

根本没预料到她会说出国的事,伟杰似乎有了心理准备。

“要是她喜欢的话,我都会支持。”他抬头对上蓝翎的双眼。表情显得凝重。

小时候的那个瘦小的男孩如今变得成熟,还拥有一身骄傲的本领。

两人静默的抽着香烟,对蓝羽突然的决定都有些难以接受。

“能不能帮我一个忙。”伟杰决定对蓝羽坦白身份。

深深叹了一口气,蓝翎点头。“只要我能做到的,都会帮你。”

伟杰决定暂时不来医院,想知道蓝羽的事,他打电话给眼前的人即可。

“她出国的时期,麻烦你告诉我。”

这将是最后的请求,也是最后能为蓝羽做的。

轻微颔首,算是答应了伟杰的请求。

放学时刻,洛念梦打了电话给白佑寒,会晚点回家,先去医院看望蓝羽。得到同意后,和韩睿泽一起前往医院。

她没想到,危险正在慢慢逼近。

韩睿泽驱车带着洛念梦前往医院,两人在停车场下车。

黑暗的地下停车场突然闯出几名戴着口罩的保洁人员,韩睿泽正想要大声喊叫。被重物从后面打晕。

“放开我,你们是谁,救命啊……”洛念梦不断挣扎着。

正在喊救命的时候,嘴被一块手帕捂住,几秒钟后便不省人事。她被一个男人扛在肩膀上,随后丢进了面包车内。

“老大,事情都办妥了。”另一个保洁人员,对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恭敬的禀告。

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抽烟最后一口香烟,将烟蒂丢出了窗外。

“上车。”在这里多逗留一分钟,就多一份危险。

面包车在停车场扬长而去,洛念梦的书包掉在了地上。

白佑寒坐在蓝羽的病房,静等着她的到来。等了半个小时候后,他从口袋里掏出电话,拨通了电话。

那端传来盲音,心不由有些担心起来。会出什么事吗?早一个小时前就打电话说要来医院,怎么现在还没来?

“你脸色不太好,发生什么事了?”蓝翎买了两杯咖啡,递了一杯给好友。

放下端在手上的咖啡,白佑寒从沙发上站起身来。

“洛念梦的电话打不通。”

蓝羽听见好友电话打不通,又想到韩睿泽会前来。

“不如试试这个号码?”她报出一串电话号码字数。

电话终于被拨通,那端传来韩睿泽的声音。

“我是白佑寒,洛念梦呢?”他不悦的皱眉,没想到他们会在一起。

单手捂着痛得愈烈的脑袋,摇晃了一下这才开口。

“刚才地下停车场突然闯出几名戴着口罩的保洁员,洛念梦被抓走了,书包丢在地上了,连电话都是。”他向白佑寒说明情况。

站着的人一脚伸出去,将放在茶几上的咖啡直接踢飞。

“最好祈求那帮人不会有什么动作,否则她有什么三长两短,你准备好棺材等死吧!”白佑寒的声音仿若冰山,冻的人忍不住想颤抖。

蓝羽意识到事情的不顺,“是不是梦梦出事了?”

“蓝翎,你先留在医院,我去处理事情。”白佑寒走出病房之前交代好友。

伟杰等候在车内,见到远远走来的人,心里有些狐疑。

“BOSS,这么快探病完了?”

“先开车,洛念梦被抓走了。”他扯松领带,想不出来会是谁抓走的她。

欧梅的话速度没这么快,究竟是谁,看得出来有可以计划过,并不像是巧合。正好是在医院地下停车场,那里很少有人去,出了事也不可能及时处理。

“什么,洛小姐被抓了,这分明是冲着BOSS来的。”伟杰说出了想法。

洛念梦是白佑寒的人,谁不知道呢?

脑海中闪出一个人,伟杰连忙开口。

“会不会是有人不甘心被退婚,所以。”他大胆的假设。

白佑寒不说话,沉浸在思绪之中,认为伟杰的话不无道理。

“去汪家。”他沉声一喝。

洛念梦你最好没事,不然,回来后看我怎么惩罚你。白佑寒在心底喟叹着,祈求小妮子能安然无恙的度过危险。

汪宅,汪雨菲坐在客厅内,喝着红茶,吃着刚烤出来的曲奇饼干,十分惬意。

接到洛念梦被绑架的电话,心情好的不得了。

“大小姐,白少爷来了。”佣人走进客厅,向汪雨菲汇报。

白佑寒来了,来的可还真是快。有什么呢!又没什么证据,来就来,根本不足为惧。

“请他进来。”汪雨菲笑着开口,开心极了。

一想到洛念梦被绑走了,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白佑寒面前,光是想,就觉得大快人心。

继续喝着红茶,吃着曲奇饼干,汪雨菲丝毫不担心,白佑寒进来就能拿她怎么办呢?说穿了,根本没证据指证。

“逸寒,你怎么来了?”见到正主儿走进来,她忙起身,表情里充满了惊讶。

打量了一下汪雨菲,白佑寒不想多说废话。

“洛念梦的事,是不是你做的。”他说的是肯定句。

站在客厅里的人,听完后,流露出伤心的神色。

“就算我们不能走到一起,好歹你也是我爱过的男人。伤害你的事,是不会做的。”汪雨菲假装哭泣,眼泪掉了下来。

看她哭的样子,白佑寒心底有了几分把握。要不是心虚,又何必装的这么逼真。

汪卫国是精于算计的老狐狸,他不信,这桩婚事被退了之后,他们父女两还能安心的坐在家里,什么事都不做。

“你没做过最好。”他丢下一句警告,转身就要离开。

汪雨菲连忙跑了上去,从身后抱住他。

“分开这么久,你难道一点都不想我吗?”她的情绪出卖了控制许久的心情。

白佑寒冷冷笑着,伸出手决断的拉下汪雨菲的圈在他腰间的双臂。

从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的确定,他很讨厌放不下的女人,在往事上一直纠缠不休。

“不要再让我重复一次,我和你之间不会再有可能。”他说话的口气生硬而冰冷。

昔日的情分,一点都不讲,冷漠的姿态无情且伤人。

被推开的汪雨菲脚步踉跄了一下,很快她恢复了常态。这样的结果一开始就是注定的,只是心里还是一点小小的期盼,以为他会和颜悦色。

换来这样的结果,倒也让汪雨菲彻底铁了心。洛念梦的事,绝对没的商量。

“送客。”她大声开口,对白佑寒下了逐客令。

他没多做停留,走到门外时停下了脚步。

“最好你说的都是真话,否则查到洛念梦的事和你有关系,后果自负。”他希望不要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。

等到白佑寒出去后,汪雨菲大发脾气,将放在茶几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。

“啊……”她大声吼叫,气愤难耐。

驱车离开汪宅,正好汪卫国回来,两辆车子擦过,白佑寒没看他一下。

车子停稳后,他往大宅里面走去,见到汪雨菲跌坐在地上。

“雨菲,发生什么事了?”汪卫国上前查看女儿的异状。

她哭着抱住父亲,“白佑寒他威胁我,爸我要那个贱人死的难看。”

原来是为了那个女孩的事特地来汪家找女儿的,汪卫国算是明白了,他轻拍着汪雨菲的背脊。

“不哭,这件事有爸做主,放心吧!”

不过是一个小女孩,根本不足为惧。

离开汪宅后,白佑寒有些气愤,双手用力敲在方向盘上。

“伟杰,查到什么了吗?”他打开蓝牙耳塞,询问电话那端的下属。

伟杰正在保洁公司,查那几个打扫人员的资料,没查到什么线索。

“BOSS,那帮人很狡猾,根本没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。”他想到有个地方可能会有线索,“我去一趟医院,有可能哪里会有收获。”

白佑寒挂断电话后,身子疲惫的靠着座椅,那个韩睿泽实在太可疑,和他在一起就遭到了绑架,按理来说,两个人同时在一起,应该起被绑走才对。

难道,他是内鬼?

公司今天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例会,他不得不出席。驱车前往公司。

刚抵达顶层,秘书连忙迎上前来。

“总裁,二少爷在办公室等你很久了。”秘书恭敬的汇报。

她口中所谓的二少爷就是白瑞,白佑寒有些疑惑,他来做什么呢?

“下去吧!”他推门进了办公室。

坐在沙发上的白瑞马上起身,“大哥。”

脱下西装,丢进办公椅内,白佑寒走到二弟面前。

“今天医院不需要当值吗?”他对白瑞选择的职业很看好。

坐在沙发上的人这才出声,“有点事想找你,暂时和别的医生交班了。”

“大哥,是不是妈当年做过什么事?”白瑞很好奇,当年欧梅究竟做过什么事。

致使,他们三兄弟没一丝的亲情。

还以为他前来公司能有什么事,到头来是来说废话的。

白佑寒拉过椅子,坐在了白瑞面前。

“欧梅没你表面所见的那么贤良淑德,至于多年前她做过什么,不如她自己亲口说出来比较好。”他把问题原封不动抛给了眼前的二弟。

有什么是大哥不能亲口说出来呢?白瑞心底的好奇越发沉重,要是可以的话,恨不得马上知道那个秘密。

“是不是大哥很讨厌我和小歌?”他懂,这话说出来是明知故问。

看不出来狠毒的欧梅,居然能教出这么善良的儿子。

“谈不上讨厌,只是我没什么能与你们交集。”白佑寒只要想到当年发生的事,恨不得将欧梅撕成碎片。

说了很久,有备而来的白瑞,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报纸。

他将报纸放在了茶几上,“是不是和大妈的死有关联?”

这件事,在白瑞心里想了很多次,拼命安慰自己,在没得到真相之前,不可以怀疑欧梅。

低头瞟了一眼报纸上醒目的标题,白佑寒笑了。

还不算笨,能找到这张报纸,说明白瑞对欧梅有了怀疑。

“如果,我说这是真相,你信吗?”

不正面回答问题,白佑寒聪明的将事情丢给二弟自己去解决。

“那就是真的,大哥,当年你赴美留学,有部分原因是出自我妈对吗?”白瑞沉痛的开口。

当年的欧梅到底对白佑寒做了什么,他不敢去想象,但能够确定的是,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儿。

这次他没开口,从椅子上起身,人走到了窗前。

望着大厦外的车水马龙,心底的黑暗慢慢浮现,以前的事,对于他而言是痛苦的。

“白瑞,欧梅的事想要知道得靠你自己去挖掘。”

听出他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,坐在沙发上的人也跟着起身。

推荐阅读:

最强剑神系统 绝世龙婿 神妃太嚣张:禁欲少主,千里求撩 渣男逃婚,我当场改嫁了慕妘娍 金良玉 为了天下苍生,我被迫权倾天下 妖堺 伏黑家的纯爱战神 撒娇攻被男主强娶了 娇养笨蛋美人 最牛武侠QQ群 神创之塔 机战:超新星主宰机战:超新星主宰 救命,我在直播间被鬼包围了 反派女主读我心后,剧情崩了 三个缩小版大佬带百亿资产上门 穿成土匪下山去做北莽王何小官叶舒 月轻尘龙司绝萧天澜月芳菲美萌萌 福宝四岁半,她被四个哥哥团宠了朵朵 柏越沐子优茕玉 [综]818我那个废柴恋人 骨王:从大坟墓开始的异世界征服 沈问天柳梦雨胡哨 苏钰云萱 山河献 人在大学,开局成为奶爸 吾乃武中仙 我不是凋零者 三亿人围观,我却忘了在直播 捡到一个封神榜 上饵 诸天:我的超能力每界刷新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