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不存在的小村庄!

?

第九章来自死者的电话

“原来你也是被诅咒的人。”女生望着珠子,说着杨尘有些迷惑的话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时间不多了。”女生的话晦涩难懂,说完之后,突然晕了过去,吓了杨尘一跳,而她脖子上的那个印记,竟然正在渐渐地消失!

“喂醒醒,我可没本事背着个人从楼顶爬下去。”杨尘使劲的摇了摇,大声喊道:“喂!”

女生的睫毛微微颤动,迷茫的睁开双眼,当看到杨尘的时候,一声尖叫刺破夜空!

“你是谁啊!你对我做了什么!”女生靠着墙声音大的杨尘头皮发麻,这什么情况,装失忆吗?

“什么人!”楼下突然传来手电筒的光,糟了,一定是惊动了值班的保安。

“别装了,你想害死我啊?”杨尘擦了擦冷汗,但女生脸上的惊恐,迷惘,可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楼下传来卷帘门被打开的声音,杨尘知道自己现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,站起身来拔腿就跑,跑到顶楼之后顺着避雷针就往下爬。

刚爬到楼下,还没来得及庆幸就被两个大汉按倒在地动弹不得,也不知道是谁还踢了他屁股一脚。

“行啊,偷东西偷到学校来了?”一个人又是一脚踢在杨尘的身上。

“我想你们肯定是误会了,我不是小偷。”

“跟警察说吧!”

派出所的大厅里,两个警察的脸色有些古怪,如果没看错的话,在前天他们和眼前这个青年见过面吧,当时也是把他当成了罪犯给按在地上,没成想这么快就又见面了。

“怎么又是你?”其中一个警察接着说:“不老老实实在医院待着跑学校去干嘛?”

“警察同志,这其中应该有些误会。”

“那你说说什么误会?”

杨尘脑袋迅速运转,总不能说去帮厉鬼完成心愿吧:“当时我是去见我老乡去了,结果学校不到十点就把门给锁了,出不去,又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进了教学楼就跟着去看看了。”

杨尘这话一说完,警察皱着眉头,都看向了一旁惊魂未定的女生,如果杨尘说的是真的,这个女生也确实有些奇怪,大半夜的跑教室去干嘛?

“你呢,又是干嘛去的?”警察看向那个女孩,女孩有些迷茫,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“我……我不记得了,我醒来的时候就在教室里了……”

警察虽然心里有无数个疑问,最后甚至把杨尘口中的老乡孟妍叫来了。

孟妍还算聪明,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其中的大概,替杨尘圆了慌之后便坐车离开,而那个女孩则等待着自己的父母来接她。

“我说尘哥,你大半夜的怕我们学校干嘛去的啊?”孟妍眨了眨眼睛盯着杨尘看。

杨尘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说:“去办点事,结果就出了点意外。”

杨尘的眼睛又瞥向了孟妍的手臂上,那个十字架刺青显得很违和,而且在车上的时候,一股大蒜味让杨尘眼睛都开始流泪,他就纳闷了,明明这么一活泼的妹子怎么身上这么大的味。

学校门口分手之后,天已经蒙蒙亮了,孟妍埋怨了一句自己还没睡好觉就要上课了,杨尘答应她改天请她吃饭才跳着离开。

望着孟妍的背影,总觉得这个女孩的身上有着某种秘密,但自己现在已经一身轻了,无脸鬼除了,妹妹的病也有了有效的治疗,大叔的心愿也已经完成,以后的日子有一百万人民币,够他好一阵子的花销,可心里总觉得不踏实,到底是哪里不踏实他也说不清。

“师傅……”杨尘刚想跟他说去医院,结果电话却响了起来,拿起手机一看,打来电话的却是个未知号码。

“奇怪……”杨尘按了接听,开口说:“喂?”、

电话那头却很安静,静的有些渗人,杨尘皱着眉头,又开口说:“喂,不说话挂了啊。”

“喂……”听到这个声音,杨尘头皮开始炸裂,脑袋中勾勒出一张脸来,那是狗顺子的脸!

打来电话的就是狗顺子,杨尘感觉空气都有些变冷,凝固的气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。

“我说兄弟,你去哪啊报个地儿行不?”司机等的不耐烦了,打开窗户点了支烟催促起来。

杨尘挂了电话,手开始颤抖起来,开口说:“去凉城医院。”

“得了。”医生一脚踩下油门,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便到了医院,下了车给了钱,司机刚想走却被杨尘拦住了。

“那什么,师傅你能不能等我一下,我上去拿点东西马上下来。”

“行,那你快点。”有钱赚司机当然不会拒绝,点了根烟在外面等着。

杨尘进了妹妹的病房,看着熟睡中的妹妹,留下了一个包着东西的纸,纸条里是一张银行卡,卡里存着自己卖尸体赚来得钱。

“原本以为能享福了呢。”杨尘笑了笑,把藏在病房里的刀塞进怀里出了门。

钻进副驾驶位之后司机发动引擎问:“这次去哪啊兄弟。”

“城南木和庄。”这话一开口司机的手抖了一下,烟灰落在身上,脸色有些古怪。

“去那干嘛?”司机嘴角抖了抖,怪异的盯着杨尘看。

“没事,有个朋友约我在那见面。”杨尘笑了笑,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。

“那你朋友还真会挑地方……”没多想,司机还是开了车。

路上杨尘问了关于木和庄的事,司机告诉杨尘,那地方自打几年前发生了一起瘟疫之后就没人住了,新司机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地名,而且那地方一到晚上就闹鬼,很多司机都不愿意往哪跑。

杨尘倒是觉得他是在变着法的想多收点钱,直接说:“您把我送到地儿就行了,到时候多给您十块钱。”

车子走了几公里之后突然钻进了一条土路,颠簸的路让杨尘感觉有些头晕,再加上一夜没睡,就躺在那眯了会眼睛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司机摇醒了杨尘,杨尘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,眼睛痛的要命,迷迷糊糊的说:“到了吗?”

“前面桥断了过不去了,再往前走一点就是了,兄弟,要不就隔这下车吧,车费算你一半。”司机脸色有些古怪,握着方向盘手的关节发白。

杨尘有些奇怪,他这是怎么了,低头一看原来自己放在怀里的剔骨刀露出了一截在外面……

“行吧。”杨尘掏出一百块钱来递给他,司机连检查都没检查,找了杨尘三十七块五。

杨尘刚下车,出租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急转弯直接溜走,无奈的摇了摇头,拿出手机看了看,手机电量充足,唯一希望的是到时候有信号就好,怕就怕跟小说里似的到了地信号没了。

那通电话,是狗顺子打来的,来自死者的电话,光是想想都觉得刺激,如果是几天前的杨尘肯定怕的要命,但如今经历一系列诡异的事,心倒是大了不少,电话里的狗顺子说话带着哭腔,让他去木合村,还说如果他不去的话,那些人不会放过杨尘,更不会放过杨雪。

“也许是有人假装狗顺子的声音给我打的电话吧,但他的目的是什么?”杨尘看着眼前那座断桥,桥底下没有水,看样子干枯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杨尘从干枯的河床里走过去,鞋子上沾满了泥,到了岸上摔了几下鞋子继续往前走,司机说往前一直走就能到木合村了,可是入眼的却是一大片的荒地,连一棵树都没有,又拿出手机,手机信号还在。

稍微安心了点,便迈起步子往前走去,一直走到了中午都没见到有什么村子在。

“妈的这个司机是不是在耍我?”杨尘又渴又累,坐在石头上休息,这地方怪异的很,明明已经十月份入冬的天了,可太阳晒的人昏昏入睡,往远处看整个地平线都虚幻了起来。

歇了一会,又走了一段,再往前走却看到有个正在放牛的大爷,连忙走过去开口说:“大爷,问你个事。”

那个大爷听到有人说话,回过头打量了一下杨尘,直接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我还没问呢……”这未免有点太冷漠了点吧……

掏了根烟递给大爷说:“大爷,真是急事,这钱您拿着买点水。”说着塞给又塞给了大爷三十七块五,全是司机找的零。

“说吧,啥事。”借过钱塞进口袋里,现实的大爷点了烟吹了口气问。

“你知道木合村咋走吗?”

“啥?”

“木合村啊。”杨尘以为他没听清,又大声的说了一声。

“我没聋,你去那干啥?”

“我朋友约我在那见面,本来坐车来的,结果前面桥断了。”

大爷三两口就把烟抽完了,杨尘又掏出来一根给他点上,现实的大爷打量了一下杨尘说:“那你得等几个小时,还有你走过了,木合村就隔断桥那,往回走走到桥那等着吧。”

“您没开玩笑吧?”杨尘的眼皮抖了一下,但大爷却一副我像跟你开玩笑的脸吗?

“行吧”杨尘转过头往回走,顺便回头挥了挥手说了声谢。

看着远去的杨尘,大爷把烟扔在地上还呸了几口:“死人的东西真晦气。”

杨尘又是走了几个小时,但却一直没看到来的时候的断桥,是不是自己走错了方向,没理由啊,由十二点,渐渐地到了晚上七点半,天老早的就暗了下来,地平线漆黑一片,杨尘喘着粗气走的很艰难,如果找不到只能回去了,希望能打到车才好。

又走了半个小时,原本漆黑的夜晚,却出现了几盏微弱的灯光,杨尘楞了一下,心想来的时候没仔细看周围,也许这个村就在断桥的不远处也说不定。

走了不多远,那些灯光也越来越近,但杨尘的心却变得不安起来,那些灯有点不对头……

推荐阅读:

那依大雨将歇 安宁的古代生活 剑与萝莉 无限之不死不灭 福运农女超旺夫,病弱首辅踹门宠 开局通关空中浩劫 龙之帝月巴木易 不一样的男妃子 穿越之胖妞的如意人生 徒儿,下山祸害你未婚妻去吧 末日灯塔 重生西班牙 直播间天降神豪爱上我 我有一座混沌监狱苏昊苏毅 陈昊叶绾绾侯家三少 全球穿越:我有新手礼包 末世:开局疯狂囤货一千亿 让你打副本,你搁这养BOSS? 禁地探险:扮演空虚公子,队友总是埋人 总裁,门口两个崽喊你爹地容沐沐 我在低武世界得道成仙 圣武大宗师 火影中的心灵导师 僵约之僵尸帝君 都市逍遥医仙 四合院之我开局截胡秦京茹 满门皆摆烂,师妹她靠发疯苟成神沈织玉谢少虞 全能顶流 高调二婚 校草大神别惹我 秦宴 手机连未来,破产又何妨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