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木合村(5000字)

?

杨尘站在山破山,阴风习习,今晚的月亮倒是很圆,月光洒下来,整个地面像是铺了一层雪,惨白的月光没有给杨尘一点安全感,反而是心里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。

“要不要进去?”杨尘犹豫了起来,自己来不就是去的吗?

让他奇怪的是,司机说这个村子几年前因为瘟疫,死了不少人,还活着的人也都搬离了出去,那么这灯是哪来的?

杨尘咽了口口水,默默地抽出了刀子,顺便打开手机,事情还能坏到哪去?

到了村庄,这个村子用破败来形容都有些不妥当,如果再加上一个腐朽的话稍微能接近点,整个村子散发着一股霉味,到处都是杂乱的木材,这些木材有的看上去刚刚砍伐下来,有的则被做成了木板。

不清楚一个村子里这么多木头究竟有什么用处,走了一会之后杨尘明白了这些木头的用途,前面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,摞了四五层高的红木棺材,这些棺材撂在一起就像是一堵墙一样!

“这么多棺材,难道以前木合村是个百事村?”杨尘想了半天,听司机说木合村发生了一起瘟疫,死了不少人,那这些棺材应该是给那些人准备的,里面会不会都躺着尸体?

杨尘有一种想打开看看的冲动,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如果里面真有什么恐怖的东西,自己跑都跑不掉。www.rkzyu.com 时光小说网

“狗顺子引我来这里不止是想让我看棺材这么简单吧?”老人曾经说过,红棺材是给寿终正寝的人用的,当然红木还有镇邪一图,这里的红木棺材应该是为了镇邪吧。

黑乎乎的夜里,杨尘看着这一堵棺材有些奇怪,棺材是垒在一起,而且为了个正方形,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吗?

想到这把刀咬在嘴里,直接攀了上去,当时真害怕这些棺材年代太久会倒掉,爬到最上层往下看,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,拿出手机照了一下,却发现下面是一口井,通过闪光灯能清晰的看到里面没有水,而是一层细沙,还有一些掉落进去的木棍。

站在棺材顶上往村子里看,在来村子的时候分明看到有灯光的,但走进村子以后灯却不见了,难道说这里的原住民发现了有人来,把灯给灭了吗?

杨尘爬下来,继续往村子里走,破旧的小房屋很矮,有些屋子的院墙已经倒塌,有些屋子的屋顶都塌了下来,在这荒凉的村庄里正常人都会表现出害怕,杨尘也不例外。

随便走进了一间屋子,轻轻地推了一下门,门却应声而倒,尘土飞扬呛得杨尘直咳嗽,这地方还真是腐朽的不成样子。

用灯照了照屋子里,正对面摆着一尊黑脸的钟馗像,这种雕像自己家里以前也有一尊,不过后来被小时候淘气的自己砸坏了,因为这事爸爸还狠狠地修理了他一顿。

拜了拜钟馗,屋子里的尘土也散去,正堂摆着一个桌子,桌子上落满了灰尘,上面还有一个碟子四只碗,碗里是已经发黑散发着霉味的米饭,而碟子里的菜已经发黑。

饭菜端上来都没有动过的痕迹,杨尘幻想着,原本做好了饭菜的一家人,突然发生了某些事而全部消失。

屋子里虽然破旧,落满了灰尘,但没有打斗过的痕迹,杨尘走出屋子,又进了几个农院,依旧如此,这个村落家家户户还在吃饭的点,突然全部消失,只留下了他们还存在过的一些痕迹。

越想越古怪,八点半,村子外围开始起了雾,杨尘皱着眉头,这不是个好兆头,昨天晚上起雾就出现了两只小鬼,这次又会出来什么东西。

雾气只在村子的外围停留着,离村子很远,但距离却在渐渐缩小。

“噗通!”

杨尘猛地回过头,盯向了某个院子,那个院子很大,黑木门紧紧地关着,挂在院子上面的白纸灯笼随风轻轻摆动着,刚刚这个院子里好像有什么动静!

杨尘握紧了刀,慢慢的凑近那扇门,一脚把门给踹开,院子里杂草丛生,还有蛐蛐的叫声。

院子里扔满了木材,还有三口棺材摆在院子中间,显得格外突兀,杨尘慢慢走过去,刚才确实听到什么响声。

其中一口棺材吸引了杨尘的注意力,这口棺材的盖子开了一点!

难道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了?杨尘巡视着周围,院子里杂草很高,甚至没过了腰,如果这里真藏着什么东西,自己也不可能发现。

盯着那口棺材拎着刀就过去了,棺材口开了一点,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伸出手一把把棺材盖子掀开,里面突然窜出来一只手!

“什么东西!”杨尘一刀砍了下去,只不过稍有偏差,没看中,当刀子落下才看清里面是什么,是一个拿着手机的年轻人,年轻人被吓得不轻,刚才他好在收手急事,不然刚才那一刀非得把手给砍下来不可。

“你是谁,在这干什么?”杨尘皱着眉头,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都不清楚,还是小心为妙。

“我还想问你呢,你……你是人是鬼啊!”年轻人看到杨尘会说话,松了口气,不过场面有些奇怪,一个人躺在棺材里,而外面站着个拿着刀的家伙。

“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杨尘又是一刀砍在棺材上,顿时木屑四溅。

年轻人吓得闭上眼睛,哆哆嗦嗦的说:“我我叫徐一怔,是个灵异主播……我现在正在直播呢不信你看……”

徐一怔?好熟悉的名字,杨尘皱起眉头,徐一怔拿出手机让杨尘看,果然,上面是个直播间。

“主播快跑,这是个鬼!”

“不会是排练好的吧?”

“刚才那一刀差点把手都给砍了还排练?”

杨尘盯着徐一怔,过了一会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在哪见过这个名字了,疑问道:“你是第二高中的学生?”: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徐一怔从棺材里爬出来,不过还是跟杨尘保持一定距离,毕竟他手里拿着一把刀啊。

“我在第二高中见过你的名字,八九点不去上课跑到这来干什么?”

“我早就辍学了,你又跑到这干嘛?”

“这不是你该管的,赶紧走吧,马上这个地方就不太平了。”杨尘把刀收进怀里往院子外面走。

徐一怔想了一下还是跟了过来,追问起来:“你是不是道士啊,这地方真的闹鬼吗?”

杨尘默默地把刀子又给抽了出来,吓得徐一怔脸色惨白,结结巴巴的说: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

“你没注意到吗?”杨尘盯着门外的那两个白纸灯笼,开口说道:“谁把灯笼给点亮了?”

徐一怔吞了口口水,两盏灯笼随着微风轻轻摇摆,而里面的星火则忽闪忽明,灯笼,自己亮了!

“劝君莫把……滋滋……血刀扬……滋滋……红梅洒将……白绫染……”

空旷的农村里突然响起一段戏曲,从一台老旧的收音机里传出,还夹杂着电流的声音,一股血腥味突然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,杨尘浑身紧绷,注视着某个黑暗的角落。

“你听到什么了吗,好像有人在唱戏?”徐一怔站在杨尘身后,总觉得冷飕飕的,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把手机对准了杨尘。

“进屋!”杨尘压低了声音往回退,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来了!

徐一怔虽然不知道咋回事,但也跟着杨尘进了院子,直接把门给锁紧,杨尘透过门板的缝隙往外看,漆黑的夜里,一男一女出现在路上。

女人穿着一袭白衣,长发洒将下来,而男人则背着女人,艰难的走着,女人用手捂住男人的眼,在男人的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“外面怎么了?”徐一怔小声的问,气氛有些莫名的诡异。

杨尘盯着那个女人,而那个女人突然抬起头,一张一半完好,而另一半完全烂掉的脸从发间露出来!

饶是杨尘这几天见多了市面,还是被吓得抖了一下,那个女人在盯着自己的这个方向看!

女人捂住男人的眼睛,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,那个男人慢慢的抬着脚往这边过来了!

“发现我们了?”杨尘握紧了刀,看着越来越近的两只厉鬼,深呼了几口气,只希望这两个家伙不要太强!

就在两只厉鬼离门口越来越近的当,村里的深处突然传来了收音机的电流声,两只厉鬼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,掉头就走,杨尘皱着眉头,难道这个地方还有更厉害的角色不成?

等两只厉鬼走远了,杨尘松了口气,回头看着徐一怔,然后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机说:“把你直播间标题改一下。”

“改标题?改成什么?”

杨尘思索了一会,然后说:“就改成,如果有意外,立即报警。”

下一章

“行吧……”也许是杨尘太过于严肃了,徐一怔也有些害怕了,自己只是来寻求刺激的,谁能想到真遇到鬼了。

“对了,刚才你看到啥了?”徐一怔疑问起来。

杨尘刚想说些什么,院子里的另外两口棺材突然发出一声响,这次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!

“另外两口棺材你有看过没?“杨尘提着刀,盯着那两口封闭起来的棺材,手心开始出汗。

“没有,你咋了,神经兮兮的。”徐一怔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,疑问着杨尘。

刚才那么一大声,他就没听到?难道只有自己能听到和看到鬼吗,杨尘心里不免想着,从什么时候开始的……

“嘭!”、

又是一声巨响,杨尘盯着你两口棺材,这一次声音很大,棺材盖被弹飞起来,然后落下,徐一怔也看得真切,吓得脸色惨白,但还不忘把手机对准棺材拍摄。

“这里还有其他人?”徐一怔嘴唇开始哆嗦起来,这地方怎么可能还有其他人。

“上去一人一只干掉他们!”杨尘没等徐一怔答应,直接冲着棺材而去,他深知什么叫先下手为强,如果让这两只怪物把其他怪物引来,那后果不堪设想!

就在杨尘离其中一口棺材还有两三米的距离之时,棺材盖终于弹飞出去三四米远,一个穿着寿衣,满脸烂疮的老头从棺材里笔直的弹出来,但还没落地直接被杨尘一脚又给踹了回去!

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,一把让它觉得头皮发麻的尖刀刺了下来,棺材里冒起一阵白烟,老头嘴里发出一声低吼,但刀子狠狠地插在他的胸口处,黑色的血喷的到处都是,杨尘差点吐出来,那味道绝对不比臭水沟的味道好闻。

旁边的棺材盖也弹飞出去,杨尘抽出刀一刀刺了过去,结果被一只满是烂疮的手接住,一阵白烟冒气,杨尘把刀抽回去,五根手指头全部被削了下来。

“啊!”厉鬼惨叫一声,恶狠狠的盯着杨尘,那张满是烂疮的脸让杨尘都有些头皮发麻。

屠夫用过的刀,对鬼果然有效!

杨尘没给另一只厉鬼喘息的机会,照着脑袋一刀砍了下去,顿时脑袋开花,脑浆撒的到处都是。

“呼……”杨尘松了口气,这还是自己第二次杀鬼,做完这事胆子都大了不少。

回过头,徐一怔傻了眼的盯着杨尘,看到杨尘过来赶紧退后了几步跟他保持一定距离。

“先离开这。”杨尘今天来的任务是找到狗顺子,狗顺子说了,让他来木合村找他,虽然很奇怪狗顺子怎么会在木合村,不过这都不重要了。

“好……”徐一怔跟在杨尘身后,手默默地摸着电击枪。

当两人走出院子的时候,整个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盏盏白灯笼挂在村子的屋檐下,但这些灯笼却丝毫没有把路给照亮,反而是显得更加诡异。

唯独杨尘所在的院子这边灯笼灭掉了。

“看来杀死里面的恶鬼,灯笼就会灭掉。”杨尘想到这,提起刀看了看,这把刀不知道为什么,上面出现了两三条细微的黑色纹路,记得第一次有这些纹路的时候,是杀死无脸男的那天晚上。

“难道说这把刀还能升级?”太扯淡了吧,这就一普通的杀猪刀而已。

没敢在大路上大摇大摆的走,这个木合村,不如叫木棺村的好,到处都是棺材,即使是小巷子里,旁边也竖着一两口棺材。

每次经过棺材的时候杨尘都格外小心,生怕再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。

狗顺子没说自己在哪个屋子,他也不敢大摇大摆的每个屋子都看一遍,这些挂着灯笼的屋子都有一只以上的厉鬼住在里面,进去就是一场恶战。

两个人就这么转悠着,整个村子都亮着白纸灯笼,时不时地还会有声音从院子里传出。

“我们要走到啥时候,还有你来这到底找什么的?”徐一怔实在走不动了,对着前面猫着腰前行的杨尘发起了牢骚。

“找一个朋友。”

“这鬼地方会有活人?”

杨尘回过头,盯着徐一怔看,盯得他浑身发毛,杨尘笑着反问道:“我说过我这个朋友是活人了吗?”

这句话一出口,徐一怔吞了口口水,看来被吓得不轻,默默地在聊天室里发:遇到变态了!

“我咋觉得你遇到救星了?”

“不行我看不下去了,大家来赌主播会被鬼杀死还是被那个男的杀死吧?”

“我赌一毛主播活着离开,比例是多少啊!”

徐一怔满脸黑线,这群人丝毫不清楚现在他的处境,先是遇到个神经兮兮的家伙,又碰到他砍死了两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东西,如今还被水友们调侃。

没办法,只能继续跟着杨尘前进,杨尘转悠了一圈,最后又来到了村口处,那些摞起来的棺材此时没有其他变化,但杨尘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是那口井?

“我说,你该不会是想爬上去看看吧?”徐一怔小声的问着。

谁知道杨尘竟然点了点头,还说:“你跟不跟上来无所谓,反正这个地方等一下会出来什么恶我也不知道。”

妈的这个混蛋……徐一怔吞了口口水,犹豫的当,杨尘已经往上爬了,他也只好硬着头皮把手机放进口袋里爬上去。

爬到最高处之后往下看,顿时感觉有些眩晕,杨尘盯着那口井,这口井里难道有什么东西吗,警察说,狗顺子是跳井死的,难道他现在在井里?

“跟上了。”说着杨尘往下爬,徐一怔咬了咬牙,也跟了上去。

两人站在井边,这口井里一滴水也没有,用灯往下照,还能看到几根木头掉落在里面。

“什么也没有,咱不行先上去吧?”

“木头是横着的,说明里面的空间很大,先下去看看。”杨尘撑着井边往下走,心里生出一丝古怪的想法,如果那些棺材倒下来,是不是自己要活活的饿死在井里?

杨尘下到井底,一股血液的腥臭味扑面而来,用手电筒照了照,这里果然是一条密道!

推荐阅读:

赵义赵高 逆天剑帝萧辰 长日留痕 东洲凌皓十二战神 一不小心和认错的相亲对象结婚了 江鹿容迟渊 和妹妹在异界开网吧 人在诡异世界,你管这叫养成游戏李然苏冰瑶 震惊!洞房夜丑妻变绝美女帝 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 不怕雷劈的石头仙 穿成靖康之耻后的帝姬 花容阁 我逮捕了烂橘子 领证后,禁欲傅爷又宠又撩 别撩人了,娘子 野猫昏迷穿越 柳依依起司甜饼 全球变异,从灾厄降临开始全球变异,从灾厄降临开始 红尘浅欢 一咬定情:异能萌妃,抱一抱 纵横隐界:从异能觉醒开始 女神的修仙狂少 徒儿,下山祸害你七个师姐去吧 我哥是反派,男主暗恋我 从1997开始当天王 巧夺君心,本宫誓不为后 吾凰万岁 修道小蛟龙 全能顶流 修仙是件苦差事 收到枪决通知、我反手掏出ak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